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男主他哥 快穿在线阅读 - 前夫【04】

前夫【04】

        第237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男人转过头看向她,露出一个隐藏在黑暗中分辨不明的笑容:“宋小姐,又见面了。”

        宋瑶瑶微微颤抖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许先生,您找我又有什么事?”

        这个坐在她身旁的男人自称是许先生,具体名字不知,她也不清楚他是什么身份。

        在一年半前,他忽然找上她,要求她想办法将一种奇怪的药粉下到柳元嘉的日常饮食当中。

        宋瑶瑶虽然已经与柳元嘉离婚了,但她毕竟做过半年的柳家女主人,又深受柳父的宠爱,所以她可以很轻易的将那药粉加入柳元嘉的饮食中。

        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偷偷拿了一点药粉去化验,得出的结果竟然是无害的。她不明白许先生的这药粉有什么用处,但许先生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了,那个时候正好是她陷入困境的时候,她忐忑不安的照办了。

        事后她想再联系许先生的时候,发现许先生失踪了,他既没有确认她是否下药成功,也没有毁诺不给好处。

        拿到好处的宋瑶瑶见柳元嘉一直没什么事,就把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渐渐的就把这件事和这个人给忘了。

        但时隔一年多,她再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不仅没有忘,反而记得非常清楚,只是看了一下他那有点失真的侧脸也能把他给认出来。

        宋瑶瑶怦怦乱跳,忐忑不安的看着容貌平平无奇的许先生,明明是一张丢进人堆里认不出来的大众脸,但不知为何她就是对这张脸印象极其深刻,在影厅这昏暗的环境下,凭借着手机屏幕那点光芒,就能认出他来。

        许先生对她微笑道:“宋小姐,你办事让我不满意,那药粉并没有被柳元嘉吃下去。”

        宋瑶瑶心中升起莫名的惊恐,低声说道:“我,我真的有把药粉下到他喝的汤里,我确定我下了药,除非,除非他没有喝下那汤。”

        在下意识说完这段话之后,宋瑶瑶陡然回过神来,脸色苍白露出一丝惶恐:“你给我的药粉究竟有什么用?”

        许先生意味不明的扬起唇角,看着她用宠溺的语气说道:“真是个傻丫头,你该不会以为我付出那么多好处让你给他下的只是普通面粉吧?”

        宋瑶瑶心中一片冰凉,其实她也是知道的,知道那药粉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庞大的利益与她曾经对柳元嘉的恨意,让她做出了选择。

        但如今她后悔了……

        “你后悔了?”许先生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嘲讽。

        忽然他站起身来,离开了影厅。

        但他的声音依旧飘到了她的耳边:“我给的好处不是那么好拿的,你再做一次。”

        宋瑶瑶惊恐的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却发现前排的观众一点都没有听见她刚才听见的声音,偏偏她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眼熟的小纸包。

        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电影屏幕上的男女主正在互诉衷肠,她却一点都听不见,眼前只有这个眼熟的小纸包。

        她在一年半以前,就是把这样的小纸包里的粉末倒入了柳元嘉的汤里,如今又要重复一次吗?

        <<<<<<

        元嘉坐在餐厅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从面前的烤全羊身上切割下一块肥美的肉片,然后用叉子将其插起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烤全羊是让专门的大厨烤出来的,手艺非常的棒,味道也相当不错,不过元嘉感受着胃部的强大饥饿感,实在没耐心这么一点点切下肉片吃下去了。

        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他直接把烤全羊抱起来啃,嘴巴仿佛是一个黑洞,大量的羊肉消失在他的嘴巴里,一口利齿可以轻易的咬断羊骨头,连骨头都不必吐出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整只烤全羊就被他吃完了,而他的腹部一点鼓胀感都没有。

        元嘉感觉到胃里传来暖洋洋的感觉,拿起旁边的水杯慢慢的喝起水来。

        他改良过的功法果然在这种无灵世界修炼起来容易多了,吃下去的大量肉食很快就化作精气融入他的体内,被他炼精化气,如今他已经练出了一丝丝真气。

        此时他看起来身材高挺消瘦,实际上他现在的实力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气血更是无比的旺盛。

        至于令原主死于非命的胃癌,更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了。

        除非是武道世界和修真界那些奇毒,普通病毒根本奈何不了他壮如虎的强大身体。

        自从他练出真气以后,就再也没有去医院做过体检了,毕竟他不敢确定他练出真气后抽血检查会不会检查出什么异常来。

        元嘉吃完一只烤全羊,没多久就感觉胃里暖洋洋的感觉消失了,他没有叫大厨再给他烤一只烤全羊,食量太大容易引起怀疑,他拿起车钥匙离开了柳家,开车去了一家自助餐厅继续吃了起来,还专挑那种大块肉吃。

        因为他每次拿得少,吃完盘子就主动送给收盘子的服务员,再继续拿烤肉,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吃饱喝足后,元嘉感受着体内的真气壮大了一丝丝,满意的从这家自助餐厅离开。

        第二天元嘉又去了一趟医院看望柳父。

        因为急救过一次,柳父的精气神明显更差了。

        元嘉见柳父基本都在昏睡中,清醒时间极少,就陪在病床旁坐了一会儿,起身去找柳父的主治医生。

        走在走廊里,元嘉看见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风衣估计不清年龄的男人,这男人长着大众脸,但元嘉却从男人身上感应到了这个世界本不该有的灵气。

        他假装没有注意到这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神识却主动探入这个男人体内探查他的情况。

        结果在无灵世界几乎无往不利的神识遭到了阻挡,他无法探查这个男人身上的情况,男人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的神识接近。

        元嘉心中一沉,在与这个风衣男人错身而过时,他故意装作不小心撞了一下男人:“不好意思,先生,你没事吧?”

        元嘉伸手扶住他,右手准确的掐住了男人的手腕,借着这次接触机会神识通过接触蔓延到他的身上,然后在男人左手手腕上的一串檀木手串上遇到了阻碍。

        显然阻挡了他神识的东西就是男人的这一串檀木手串。

        <<<<<<

        许择抬眸看着元嘉,抽回自己被元嘉扶住的手腕,淡淡的道:“我没事,走路记得长眼。”

        元嘉也没生气,微笑道:“刚才是我不小心。我只是见到我爸病情加重有些心神恍惚,没注意到你,这才不小心撞到你的。”

        许择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继续朝前走去。

        元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打草惊蛇,神识扩散来笼罩了这一层楼,他本人则是按照原先的打算去见主治医生。

        在他走过拐角,他的神识‘看见’那个男人竟然停在了柳父的病房前。

        许择盯着面前的病房门,抬头看了一眼监控,就继续朝前走去,没有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他走到监控死角,附近又空无一人,身形忽然闪烁了两下,就凭空消失了。

        但元嘉的神识依旧能够‘看见’他,元嘉也并没有发现他在视觉上消失了,还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忽然又反悔柳父的病房门前,推门而入。

        许择静静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柳父,脸上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之色:“你也有今天!”

        他盯着昏睡中的柳父看了半晌,忽然翻手拿出一个小纸包,正是他在影厅里给宋瑶瑶的那个小纸包。

        他把小纸包打开,将里面的莹白的粉末弄出一点点倒在柳父的嘴唇上,然后粉末瞬间就融入了柳父的嘴里,消失不见了。

        神识查探到这一幕的元嘉立马冲了过来,一脚踹开病房门,却惊愕的发现病房里除了柳父并无他人。

        元嘉的反应很快,他的神识可以探查到人,眼睛却看不见,显然是这人会隐身!

        元嘉伸手就准确的朝隐身靠墙站着的许择抓去,在许择猝不及防下抓住了他的手腕:“哼,还想跑?”

        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扭曲闪烁了两下,许择的身影出现了。

        他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你怎么可能看得见我?”

        元嘉抓住他的手腕,将人钳制住,然后动作飞快的从他手上撸下那串檀木手串。

        许择的檀木手串被撸下来,顿时激动疯狂的想要抢回来,但他根本不是元嘉的对手,元嘉稍微一使劲儿他就被钳制得动弹不得。

        “你最好不要乱动。”元嘉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许择终于意识到形势比人强,脸色惨白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元嘉神识探入檀木手串,感受到阻力,这一次他就没有退去,而是强行突破。

        看起来很古朴的檀木手串忽然闪烁了一道莹白光芒,阻力消失了,元嘉的神识忽然感应到一处开阔的空间,那里草长莺飞,如世外桃源。

        他面露惊讶之色,这居然是一件空间法宝!

        而且看里面有小动物,还是能够装活物的洞天法宝。

        这种洞天法宝,元嘉就是在修真界也没见过的。

        <<<<<<

        元嘉神识将洞天法宝简单的探查了一下,发现洞天法宝最中心的位置有一座两层木制小楼。

        这小楼一层是卧室,二层是书房药房。

        元嘉在药房里找到了许择给柳父喂食的那种药粉。

        他神识一动,那被分装成一个个小纸包的药粉就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上。

        许择看见元嘉竟然能够凭空取出药粉,惊骇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也能使用这个空间!”

        元嘉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能使用,我为什么不能?你以为你滴血认主就真的那么保险?”

        对法宝滴血认主其实是最基础的认主方式,就像给自己的房子加了一把小锁,而外来者只要够强大,就能砸掉这把锁闯入你的家中,或者技术高超的外来者可以直接打开这把锁。

        许择对洞天法宝的认主就是如此,元嘉的神识更强,轻而易举就抹去了他的认主,让这个洞天法宝换了主人。

        真正保险的认主方式还是神魂认主以及血炼认主,这两种方式才是真正的让法宝与自己生死相依,紧密结合,除非自己主动解除或者死亡,否则法宝无法被人夺走。

        元嘉看了一眼被震撼得神情恍惚的许择,收回神识,顺手将檀木手串戴到自己身上,然后松开了抓住他的手,朝病房外走去:“跟我走。”

        元嘉在寂静的走廊上站着,许择默默的站在他身后,这一次许择就没有之前的平淡自信与高傲了,整个人垂头丧气的,透露出一种衰仔的气质。

        元嘉忽然开口:“你的名字。”

        许择不敢不答:“许择,许诺的许,选择的择。”

        元嘉问道:“这药粉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要给我爸下药?”

        许择这次不敢回答了,但他不答,元嘉自己也能得到答案。

        元嘉把药粉拿在手上研究了一下,发现这药粉就是过期的丹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丹药,但原先的丹药过期后药力流逝,仅剩下丹毒。

        凡人服食一颗丹药的丹毒就会立刻穿肠肚烂,元嘉想到许择给柳父服食了一点点粉末之后立刻恶化的胃癌,顿时明白了。

        元嘉在离开病房前检查了一下柳父的情况,发现柳父体内的胃癌变得更严重了,已经呼叫了医生来给柳父看病。

        没一会儿医生就来了,好一通忙活之后,元嘉被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不过他心中早有心理准备,倒也没有那么震惊,只是许择给柳父喂食不明药粉的事情始终在他心头盘桓。

        元嘉深深的看了一眼低着头许择,因为有医生护士在场,他并没有跟许择说话。

        待柳父的病情重新稳定下来后,元嘉就叫护工好好照顾柳父,自己带着许择离开了医院。

        <<<<<<

        元嘉走到自己的座驾前,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许择站在车门外犹豫一下,还是打开车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元嘉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许择那端端正正如同小学生一样的坐姿,忐忑不安的表情显露出他此刻的心情。

        元嘉没有点火开车,而是问道:“我爸的胃癌是你搞的鬼?”

        许择摇了摇头,不说话。

        元嘉又道:“你与柳家有什么仇?”

        他想他可能是明白原剧情中女主重生后原主柳元嘉也得了胃癌去世的原因了。

        只是不知女主重生前为何柳元嘉没事,只有柳父胃癌去世?

        见许择非暴力不合作,元嘉声音冰冷了下来:“如果你拒不回答,就别怪我把小楼里的所有废丹都喂给你吃下去了。到时候不知道你会不会立马穿肠肚烂而死呢?”

        许择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终于没法再保持沉默了,小声道:“我,我就是今天才给他喂食了一点点药粉。我练的隐身法不熟练,只能隐身几分钟,一旦被人接触到隐身就会失效,也就是今天才找到机会接近他。他的胃癌与我无关,是他自己饮食不规律导致的,我,我只是想让他快点死……”

        许择把他与柳父的恩怨说了出来,许择的父母是在一场车祸中去世的,他侥幸的幸存了下来。肇事司机是酒驾,但因为有钱有势,只赔一大笔钱就了结了。

        而许择想让那个肇事司机偿命。

        那个肇事司机就是柳父,所以许择想来杀死自己的仇人。

        原本像许择这样的普通人,还父母去世沦为孤儿的普通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柳父这样的超级富豪,更别提复仇了。

        但世上无奇不有,许择居然从父母遗物中找到了一串檀木手串,说是檀木手串,实际上就是当初他爸爸买的一串假的檀木手串,得知这手串不是檀木制作的之后,许择父亲就把手串压箱底了。

        在他死后许择把手串翻了出来,还意外滴血认主了。

        有这么一个洞天法宝作为金手指,许择很快就混得风生水起,并且展开他的复仇。

        元嘉听完他说的故事后,心里半信半疑,他能感应到许择说的话有真有假,事实如何还是要自己去查清楚。

        这样一个人,元嘉当然不可能放他走,他把许择带去了柳家,让许择暂时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在他身上留下神识烙印,让他无法私底下做小动作。

        许择失去了檀木手串这个倚仗后,整个人都很乖,乖乖待在元嘉给他安排的房间里不出来。

        实际上元嘉知道他是在试图逃跑,不过元嘉也不在意,被他留下了神识烙印,想逃也逃不了的。

        元嘉研究起这个洞天法宝来。

        研究了几个月时间,才算搞清楚了这个洞天法宝的来历。

        原来这个无灵的都市世界很久以前也是一个如同修真界那般灵气充沛的修行世界,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进入了末法时代,无数从修真时代流传下来的法宝都陷入了沉寂中,若非如许择这样的幸运儿将其唤醒,大概永远也不会现世。

        许择的运气也非常好,他遇到的是一个还残留有灵气的洞天法宝,因为法宝与外界隔离,洞天法宝内还有灵气残留,许择才能借助洞天法宝内的灵气修炼出隐身法。

        只是他资质实在太差劲,悟性也不行,又没有老师指导,自己摸索着只练出了一点皮毛,还时灵时不灵的。

        元嘉把那隐身法看了一遍,然后借助洞天法宝内的灵气修炼,不过一个时辰就入门了,一天下来略有小成。

        估计这本隐身之法要是练到大成,完全可以肉身化作虚无随意穿梭虚空,可不仅仅是肉眼上的隐形。

        元嘉很喜欢这个洞天法宝,可惜他感应到这个洞天法宝自从被许择唤醒之后,并不是真正的与外界隔离,里面的灵气依旧一天天的缓慢流逝,迟早会消散干净的。

        他干脆自己把灵气全都吸收完,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练气十层,好歹能使出法术来了。

        又把小楼里的那寥寥几本传承拿着研究了一番,与自己曾经得到的功法秘术进行印证,倒是略有所得。

        洞天法宝内灵气耗尽后,里面就跟外界一样进入了无灵时代,无法再修炼了。

        不过可以储存活物的功能依旧没有消失,洞天法宝内的空间也还是那么庞大,是个很合他心意的法宝。

        元嘉把许择关在柳家几个月,许择几次逃跑未果,终于扛不住压力把什么都招了。

        包括两年前许择悄悄联系上宋瑶瑶给他下药,意图让他也得胃癌,悄悄弄死他,以及几个月前电影《错过》上映当天他还又找了宋瑶瑶一次……

        元嘉弄明白了原主在原剧情中的死亡真相以后,系统的提示音也响了起来:【任务已完成!请选择:一、提交任务脱离世界;二、暂不提交留在世界。】

        “暂不提交,留在这个世界。”

        元嘉把原剧情拿出来仔细翻看一遍,试图从原剧情的描述中找到与许择有关的内容。

        原剧情里并没有提及许择这个名字,但里面有一个一直没有露面暗中帮助女主的神秘大佬,这位神秘大佬似乎非常神通广大,在女主遇到危机时,一句话就能帮女主解决危机。

        只是戏份极少极少,少到元嘉都没注意过他。

        现在主动把他翻出来,元嘉不禁怀疑这个神秘大佬会不会就是许择。

        毕竟拥有洞天法宝的许择好像就是男频里的那种气运男主,意外得到一件逆天法宝纵横都市之类的剧情,实在太熟悉了。

        只是这个世界的男主明明就是他的堂弟柳世铖。

        等等,元嘉忽然愣住了。

        他想到一个关键点,貌似系统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世界就只有一个男主一个女主。

        他想到以前某些任务中遇到的重生者穿越者,换个角度来想,这些变数岂非也是主角的一种?

        穿书文中的原主角和穿书主角可全都是主角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1823:57:35~2020-05-1923: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小燕子飞啊飞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柠檬幽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殇20瓶;叠个千纸鹤15瓶;yangou、瓴、小小燕子飞啊飞、唯美10瓶;星越、虫虫的妈、柠檬树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还在找"我是男主他哥快穿"免费小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