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鸾凤长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梦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梦魇

        墨卿的信如一条长绳紧紧勒住了赤璃的喉咙,又或许是屋里的暖炉烧的太旺,她只觉胸口一阵发闷。

        虽然目前还是未能找出他们攻打叶国的理由,但此次招兵如此迅猛足可见形势已十分紧迫。

        她绝不能再继续等待,务必尽快逃离叶国,这个选择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让他们立刻出兵攻打叶国,但这样做梁帝与萧无惑不仅背负了恶名,还未必有十足的胜算,只要叶军加强防守,撑到狄国的军队赶来支援的那一刻便可化解危机。

        可若她再不走,等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后绝对会在出兵前将她控制起来,到时候怕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主意已定,接下来便是时机与方式的问题。

        从萧王府直接逃离并非明智之举,想快速出城必须骑马,城内巡兵众多太容易暴露行踪。

        她平日里并无出门闲逛的习惯,更别说去外地走亲访友,想要找个合理的借口离开王府简直难于上青天,况且萧无惑为人敏感多疑,更是不容易被糊弄。

        烦恼之际天已露白,黑暗的房屋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不过多时门外传来声响,素素端着瓷碗推门而入:“福晋,王爷出门前说您爱吃桃花羹,嘱咐奴婢给您送来”

        “今儿不是休浴么?王爷去哪了”她随口一问,这朝廷官员十日一休浴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

        素素将瓷碗放在桌上小声道:“王爷去明安寺了,说是去给先福晋与小世子做第二场佛事”

        “王爷如此虔诚真是难得”赤璃道。

        “奴婢听其他下人们说自从小世子和前福晋过世之后,王爷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庙里烧香拜佛,还常看经文”素素叹了口气道。

        赤璃轻轻搅动着浓稠的羹粥想起了楞严经所言“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即使他看遍佛经万卷,若不能悟德又有何用。脸上不禁浮现鄙夷之色。

        素素见主子面色不佳便轻轻退出门去,不经懊恼自己方才不该提先福晋这三个字。

        甜羹吃到一半,突生了主意。

        “啊!”

        是夜,明德苑里又传来一声惊叫。

        “福晋!”素素披着外衣便推门而入一脸惊慌地奔到床边“您怎么了?

        坐在床上的女子满头大汗捂着胸口粗重地喘着气儿眼里尽是惊恐,像是瞧见了什么恐怖的玩意儿。

        素素缩着脖子四周看了看后倒了杯水递过去:“福晋,您这是又做噩梦了”这种情况这几天来已经屡次发生。

        “不碍事儿”赤璃推开递来的杯盏道:“去打盆热水来给我擦擦”说罢,她反手揭开黏在后背的单衣。

        素素看了眼那被汗水湿透的衣裳立刻朝门外走去。黑咕隆咚的院子里寂静无声,平日里她根本不觉得害怕,可一想到福晋方才眼里的恐惧,便不由地搓了搓胳膊心脏咚咚直跳。

        记得老家人常说,这每逢清明前后容易发生怪事,阳气弱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邪气入体,看福晋那状态多半就是撞了邪。万一福晋出了事,她可能又要被赶出王府。

        次日午时,萧无惑满目担忧地踏门而入:“你可好些了?”语气满含焦急。

        赤璃拿起盖在额头上的布巾有气无力道:“可能是受了风寒,不碍事儿”接连的噩梦侵扰让原本就清瘦的女子又掉了些肉,苍白的面色与空洞的眼神给她增了几许憔悴。

        “我听说最近你常发噩梦”萧无惑坐在她的床边道。

        “你说这世上有鬼吗?”床上的人闭着眼睛问。

        “我从来就不信鬼神之说”萧无惑缓缓摇头已猜出了她梦中看到的画面。

        “呵……那你又为何去拜佛?”她直视着他的双眼问。

        萧无惑将头撇向一边:“不过是寻个慰藉”

        赤璃沉默片刻问:“附近可有寺庵”

        他顿了顿道:“二十里外有个天云庵,等你养好了身子我带你去”

        “嗯”她淡淡地应了一声抓着他的衣袖道:“吩咐素素,今夜不要熄灯”黯淡的双眸中荡着满满的恐惧。

        “让她夜里留在屋里陪着你可好”萧无惑将手搭在那纤细的手臂上问。

        床上的人再次闭上眼睛点了点头:“我困了”

        “你好生歇着,有事唤我”离去时,他转身看了一眼深深叹了口气。那个曾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终归是一去不返了。

        一连数日,寝屋里的灯烛便未再熄过,数十根粗壮的灯烛时刻散发着柔亮的光芒。

        或许是因为身边多了个人,床榻上的人睡得也格外安实。

        萧无惑挑了个晴天,将身子依旧虚弱的女子扶上了车轿。

        虽已是春季,可她却觉寒意十足。

        在如意祥云百花褶裙外套了件棉衣将自己包裹了个严实,精致秀美的面庞未施粉黛,微蹙的眉间又添了一份柔弱淸怜。

        平日里香客不断的天云庵今日格外清静,庵里的住持白云师太早已在庵外静候。

        晨雾缭绕,经钟阵阵。

        怀着一颗虔诚的敬畏之心,赤璃下了车轿。

        入庵前她转身对他道:“你既然不信,就莫要随我进去了”

        萧无惑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我在这等你”

        “嗯”赤璃转身随师太踏入庵门。

        一个时辰后,待她出庵时见他还站在原地便立刻上前道:“为何不去车上等着”

        萧无惑从这句平常的话里品出了关心的意味,眼中浮出柔情笑意指了指她手里捧着的佛袋道:“这是何物?”

        “我请了些金刚经回去抄写”赤璃道。

        “好,回去吧”

        当所有经书抄完时,赤璃出现在书房前:“这月初八是佛诞日,我想去天云庵吃斋诵经三日。”

        萧无惑放下书卷朝她走去:“庵中不宿男客,让素素陪你去可好?”

        “嗯”赤璃点头答应。自己这场戏做足了铺垫又未出现任何细节破绽,大抵是不会引起他的怀疑。

        出行前一日,子时。

        书房内的灯烛依旧亮着。

        “明日你随福晋入庵,不可有半点疏漏”萧无惑神色严厉地交代着。

        “是!奴婢片刻都不会离开福晋身边”素素道。

        “福晋的剑可还在?”他又问。

        “回王爷,奴婢日日检查福晋的剑一直在原处并未动过”

        “明日临行前务必再看一眼”此物对她来说尤为重要,若她此次入庵是别有用心定会将它一并带去。

        “是!”

        这一夜,萧无惑思绪纷乱。

        虽然她已不再像从前那般冷淡,可他们的关系却依旧不冷不热毫无进展。

        这份疏离让他失望却又给了他一丝安全感,若她真有离去之心应是会装作解开心结,让他放下防备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