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慕林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母子

第八百一十五章 母子

        李瑶枝坐在桌边,探头看着婆子翻拣大筐里的新鲜肉菜,露出了欢喜的笑容:“真不错,看上去挺新鲜的。我正嫌这北方的面食吃了不习惯,想要弄些江南小菜换换口味,谢二姑娘就送过来了,真真知我心意!”

        跑腿的婆子还对她说:“我们问了谢家的丫头,据说这两日他们二姑娘就吩咐人用新鲜肉菜熬米粥,送给他家老太太和身体不好的弟妹吃,比清粥小菜的吃着香,对病人身体又好。姨娘若觉得好,咱们也替您做些肉粥、鱼粥来?”

        李瑶枝点头:“那就做一些吧,别熬得太稀了,另外再做一锅不带荤的瓜菜粥来,配上五香酱菜。我已经吃了十来天的稀饭,嘴里淡得不行,再这样下去,还有什么胃口?”

        婆子笑着领了命,抬着筐子下去了。

        萧瑞从里间走了出来,坐到李瑶枝身边:“劳烦姨娘了。如今我和谢二妹妹还未正式定亲,不好叫外人知道我俩有来往,只好借了姨娘的名头。”

        “这有什么?”李瑶枝压根儿就不在乎,“你们小两口恩恩爱爱的才好呢。成亲前就有了情份,成亲后就更加和睦了。这是个好姑娘,我送这么简陋的东西过去,她一点不嫌弃,高高兴兴就收下了,还送了同等的礼,半点不扭捏。我就喜欢这样大大方方、处事又实际的姑娘,这才是正经过日子的道理呢!”

        她看向萧瑞:“这媳妇是你自己挑中的,又挑得这样好,姨娘一点儿力都不曾出过,心中有愧,能帮上你一点忙是一点,否则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怎么好意思去见大小姐?”

        萧瑞无奈了:“姨娘,您总这么说,闹得我差点儿以为自己其实真是义母的儿子了。在人前需要掩人耳目也就罢了,只有我们母子二人时,您没必要再说这种话。”

        李瑶枝淡淡地道:“什么掩人耳目?装的假终究成不了真,倒不如打从心里相信这是真的,才能让外人也相信。况且我本来也不是在骗人。当初大小姐临走的时候,就说过了,你是我们两个人的儿子,我们俩都是你的亲娘。这是大小姐亲口说的话,谁能说是假的?”

        萧瑞叹了口气,再一次放弃劝说生母,转了话题:“那些瓜菜鱼肉,姨娘真个想吃么?要么我带回船上去得了。”

        “为什么不吃?”李瑶枝道,“这是我儿媳妇孝敬我的,为什么要送给别人享用?你带回船上,八成也是让燕王爷吃了吧?别否认,你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许多?肯定要分一多半给他的。我也不是不懂得敬重燕王爷,只是他终究要靠后一层。你让我先受一回儿媳妇的孝敬,下回再让给燕王爷吧。”

        萧瑞难道还能说不吗?只得答应了,还道:“姨娘若是想吃这些,明儿我也吩咐人给您再送些新鲜肉菜来,如何?大夫说过了,经过连日休养,姨娘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接下来只需要安心静养,慢慢食补即可。也是我疏忽了,忘了姨娘吃了这许多天的清粥小菜,想必早已嫌烦了,正该请厨娘做些美味的小菜来,给您尝尝鲜。”

        李瑶枝道:“这一筐就差不多了。等什么时候需要了,我这船上也不是没人上岸采买。燕王府的姚公公很是精明干练,他未必知道你与燕王爷是什么关系,但看着燕王对你如此器重,天天带在身边,待我这个姨娘也很客气,每日送来的东西都是上好的,我吃的药也都是大夫精心调配,当中不乏名贵药材。我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村妇,这点眼色我还是有的。船上的日子已经很是自在,就不必再劳烦人家了。”

        萧瑞小声道:“不劳烦的。儿子自掏腰包供养您,谁还能说闲话不成?”

        李瑶枝听得笑了,慈爱地摸了摸儿子的脸:“好孩子,我知道你的孝心。这回就算了。以后我若需要什么东西,身边是没有的,一定跟你说。”

        萧瑞这才满意了。

        李瑶枝又趁机留他下来用晚饭及过夜:“燕王爷成天把你带在身边做什么?如今他也只能困在船上,没法赶路,就不能让你过来多陪陪我么?我只是把你给他做儿子,又不是直接将你送出去,再不与你相见了。”

        萧瑞叹道:“姨娘别这么说。父王只是想着我在您这边,周围都是女眷,行事多有不便,才让我跟在他身边的。每日靠岸后,但凡有空,我都会过来陪您。虽说先前几日没能陪您用饭,但我心里一直记挂着您呢。瞧,这不是一有空闲,就过来陪您说话了么?您要是想我了,以后只管打发人过去唤我,我一定会过来的。但在这里过夜……真的不大方便。”

        燕王府同行北上的女眷,几乎所有的丫头婆子,以及几个王府新上任侍卫的母亲妻女,几乎都在这条船上了。她们是预备去北平城与亲人团聚的。他可不敢跟这些女眷多加接触。

        李瑶枝叹了口气:“行了,我不强求。但今天的晚饭,你一定要留下来陪我用。如今外头雨势渐渐小了,说不定夜里就会停下来。到时候你再回去,也比现下淋得落汤鸡似的强。”

        萧瑞答应了。大半个时辰后,丫头婆子们便在李瑶枝的舱房外间摆好了餐桌,请他们母子过来用餐。

        萧瑞走到桌边一看,才发现李瑶枝面前的仍旧是素淡的米粥,只是里头放了新鲜瓜菜,闻着美味了不少,另有四五碟小菜伴碟而已。之前李瑶枝吩咐婆子们做的肉粥、鸡汤之类的,全都放在自己那一边。

        他忙道:“姨娘这是做什么?既然让人做了肉粥,您自个儿吃就好了,为什么全都给了我?”

        李瑶枝满面慈爱地给他递了个馒头,笑道:“我一个不久之后就要出家的人,吃什么肉?还不如多用些素菜,既养好了身体,也少造些孽。你不一样,你一个大小伙子,还在长身体呢,先前两三年在边境吃不好穿不好的,身子都亏了,正该多补一补。你在燕王爷那儿吃什么,我管不了,但在我这里,就万万没有不叫你吃肉的道理。你要听话,别跟姨娘推托。姨娘就爱看你吃得香甜的模样。”

        萧瑞顿时无话可说了,沉默了一会儿,什么都不提,端起碗就大口喝粥,大口吃起馒头来,吃得果然香甜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