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翻天之美人计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算计 二

第一百一十七章 算计 二

        鹰霜看着阿卢,他依然手拍着心口,一个劲的“诶呦”:“好吓人啊,好怕……”

        “这般难受的话,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多谢阿卢小兄弟特来相告。”鹰霜猜测两人应该是无碍的,不然这小厮还有心情来套话!

        阿卢没想到对方如此顽固,这都不肯说。“我说鹰霜长老,马骋到底是拿了你们什么把柄啊?”

        鹰霜转身就走,得知她同贺兰勤一起,他竟出奇的放心。几步后发现自己这般想法,鹰霜自嘲一笑。

        本以为贺兰勤也会很快回来,不想他的亲卫回来了一个又一个,一整天过去,都没见到两人影子。不止是鹰霜急了,阿卢也有些坐不住了。回来的人说的几乎一样,都是被野马群冲散了。有的找到自己的马回来的快些,有的勉强降服落单的野马也在中午前进城。最后两人是步行回来的,次日一早才到。

        所以便是没有马,两人也该到了吧?

        鹰霜拉上阿卢,两人再次去找贺兰贤,这次阿卢也顾不上身份有别,直接开口请求:“二公子,大公子在外可能出了点岔子,请公子派些人手给我们出城搜寻。”

        贺兰贤惊讶:“大哥能出什么事,你开什么玩笑!”

        阿卢哭丧着脸:“真的,二公子,小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拿大公子的安危开玩笑啊,亲卫们都回来了,只剩下公子没回来,小的害怕啊!”

        贺兰贤一拍桌子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为何早不来报!”

        说着大步出门,阿卢紧随其后。

        “说详细些!”

        “是,大公子前几日便安排好了,但是出了点岔子……”

        鹰霜一时也有些搞不清楚了,贺兰勤的诸多亲卫都能脱险,没理由他逃不出啊。难道是鹰绰受伤太重拖累了他?但不管怎么说,马骋暗算鹰绰是真,曲水部必须要流血!他们定好的计划明日照样实施!

        贺兰贤没有大肆声张,分几次调拨人手出城寻找。安排好之后才想起来,阿卢并未解释,原本在宫城之南安抚部族族长的贺兰勤,因何跑到宫城之北?

        他看向鹰霜,冷笑一声道:“事到如今,鹰霜长老还要隐瞒吗?我大哥为鹰绰首领出城犯险,你连句实话都不愿讲吗!”

        鹰霜已经想好对策,回答道:“那日我们一起出城,因突然收到族人消息,说是发现马骋线索,我急着回来处理,首领要求独自在外修炼。待天黑后她未归,我们出去找,找到她留下的线索。她发现一些异常,独自追去了,要我们等消息。”

        鹰霜打定主意,除了鹰绰故意放走马骋不能说,其他的随便说,反正他们不一定敢找鹰绰对质。

        贺兰贤:“是吗,鹰绰首领重伤初愈,就可以单独出行,果然了得!”

        鹰霜:“首领本就是要历经重重险阻,这没什么。”

        “是吗,既如此,先前她受伤,鹰长老为何那般焦急?”贺兰贤摆明了不信。分明是有预谋的出城,不肯说出来,定然是别有所图!

        鹰霜:“她做她该做的,我做我该做的,我的职责就是守着她,贺兰二公子有异议?”

        “鹰首领匆忙离开,还留下讯息要你留下曲水族长?”

        “那是我自己的判断。”

        贺兰贤冷冷的看着鹰霜,他执意不说,他也没办法,毕竟没有什么证据。不过……

        “今日有人来报,在城东三十里处发现几具尸体,还有打斗痕迹,尸体已经认出来,是曲水部族长的亲随,鹰霜长老,这件事你是不是还欠我们一个解释!我已经同你说过,这是三家共同的决定,你却暗地里来这一手,是觉得你一人比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更明智吗!”

        鹰霜也诧异:“这件事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是我做的。”

        “那日你气势汹汹来找我要人。”

        “他们早已经离开几个时辰,我根本追不上!”

        “快马加鞭的话,时间刚刚好。”

        “我做的自然承认,但不是我做的。”

        “鹰霜长老这一句一句的,我实在有些分辨不出真假了。”贺兰贤寸步不让。

        鹰霜斩钉截铁:“我所言句句属实,二公子不信就罢了!”

        阿卢急忙插嘴:“两位且慢,先找大公子要紧,旁的都不重要啊!”

        两人谁也说不赢对方,含怒对视一眼各自转过身去。贺兰贤继续调配人手扩大搜寻范围,不只是贺兰勤和鹰绰,任何可疑之人皆要留意,鹰霜则去寻自己的几名亲信,不管鹰绰何时回来,曲水部这一笔账必须要算!

        天黑之际,城门处守卫快步来报:“回二公子,鹰族鹰霜长老带人经东门出城去了!”

        贺兰贤:“可知去了哪里?”

        “他不肯说。”

        贺兰贤挥挥手示意他退下,身后一谋士道:“定是朝曲水部去了,族长被劫,便不是他动的手,他们也必然知道些什么。”

        贺兰贤皱眉:“曲水族长之子已经表示愿意臣服,我们不能言而无信。但这是他鹰族之事,速去将此事告知鹰搏首领,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是。”一名亲卫领命而去。

        谋士思虑片刻:“鹰家两位首领似乎有些不和,不如稍后公子再派出一人前往协调。”

        贺兰贤笑着摆手:“我们何必急着做那讨人嫌的出头鸟,先看看再说吧。再说大哥这里我还顾不过来呢。”

        谋士一笑:“大公子行事缜密,从未曾这般以身犯险。”

        贺兰贤眼珠转了半个圈,再抬眸心里已有了判断:“这件事,倒是有些意思了。”

        谋士:“属下倒是觉得,这倒是桩好事。似乎大小姐也乐见其成。”

        “再看看吧。不说别的,父亲那一关就不好过。”贺兰贤没有回去,而是留在城墙之上,遥望北方。

        王禄将军的大军驻扎在城外,他住在大营中,没有如贺兰贤一般留在宫城,但里面的任何消息,都有人第一时间送到他面前。

        “来人,传柳林副将,点一千人马去曲水部,无须太急。”

        “是!”

        王禄揉搓着下巴上的胡茬,喃喃自语:“这鸡是杀还是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