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翻天之美人计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别离

第八十一章 别离

        孟宁看了她一眼:“你们先退下吧。”正要说点什么的宫女只好屈膝行礼,随后同马车一路停在不远处的树下。

        四人围坐在亭中的石桌上刚刚好,只是带来的菜有点多,摆不下了。

        亭子不大,贺兰勤便把阿卢也打发了,四人边喝边聊。

        何来很想八卦一下,目光数次在二人脸上跳跃,贺兰勤终于如她所愿,笑道:“大公主是怕日后见不到,所以多看几眼吗?”

        何来眨眨眼:“我是担心啊,听说马族有点乱,你这么急着回去千万小心。”

        “多谢大公主挂心,不过冲锋陷阵不是我该做的事。”

        何来一想也对,这个腹黑的大公子大概只会躲在哪个幽暗的房间里,对着地图指指点点,给亲信谋士发出一道道指令。让他去上阵杀敌,也不知道会不会带一辆硕大马车,里面茶水糕点围棋乐器啥的……

        随意想想,何来忍不住笑了起来。

        贺兰勤:“在宫中过的可还习惯?”

        “还好。”

        “那就好,起码不会怪我们当初把你从九连山劫走。”

        “你这一走,天各一方,不知道何时再见,我族姐怎么办?”

        孟宁急忙拉她一把,这张嘴实在太快,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鹰绰笑道:“还知道关心我了,你顾你自己吧,当心你父皇给你招个厉害驸马。”

        何来的脸皮对于这种程度的打趣根本没反应,她看着贺兰勤,等着他的回答。

        贺兰勤:“眼下确有些事要处理,但你族姐知道,我这边没关系,只等她愿意了,随时可以。”

        “真的?”何来想着孟宁的话,很难相信。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

        鹰绰:“何来,还没开始动筷你就吃多了吗?没事做多练习武艺,少动脑子,我在外面都听说了你的丰功伟绩了!”

        “嘴长在别人身上,我能怎么办?”

        鹰绰:“你没做错,但只对了一半。立威可以,最好找个人少的地方,让他们吃了亏还说不出来。现在这个样,明明什么都还没做,恶名就出来了,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何来……

        “最不济也要真的狠揍一顿才行啊!”

        孟宁:“鹰首领,你不能这样教公主吧!”

        鹰绰:“应该怎样,后宫里那些无事生非的女人就是欠收拾,不用客气,该打就打。大不了出宫开府更自在。”

        孟宁急了:“公主且不可如此,此处是庆城,与鹰族荒山不同!”他转念又看向鹰绰,想起一个遗留问题,顺便还能岔开话题,免得继续把何来往歪里带。“中州试上输给鹰首领,在下一直还记得。”

        鹰绰这才想起来,那时候好像说过,会给他一个解释。这么多天过去了,几乎忘干净了。

        “哦,确实,孟师兄时忙,总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其实也简单的很。”

        孟宁竖起耳朵,不是有句话吗,朝闻道夕死可矣,难为他忍了这许多天没有去登门求教。他的武义已经不弱,最近一两年却缕缕有些感觉,仿佛卡在什么地方再难上升一步。不求鹰绰看到的那个问题能给他些指引,但求能稍稍有一点进益便知足了。

        鹰绰淡淡笑着:“孟师兄出身名门,后又进入天泽书院,所接触到的不论学问武功都是最好的,最干净的。却不知武之一道本就是为杀人而生。你的剑法太过君子,看着好看,大气从容,有大师气派,也就是你们几个学的精深了,还能一战。但在实际的较量中,怕是我手下随意拿出一人都可与你们一战,你信不信?”

        孟宁呆滞,何来不乐意了。“族姐,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吧?”

        鹰绰:“一场比试,你们的输赢不过是荣誉,面子,对于我们来说却可能是生死,你说谁更拼命?”

        孟宁……

        “还有,孟师兄的剑见过血吗?”

        孟宁脸皮有点抽搐,虽带师弟们下山游历过几次,亦曾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杀人,真的没有过。

        鹰绰:“没有见过血的剑,何来杀气?”

        远处又有人马接近,几人目力都不错,看得出是城卫军中几名将军,贺兰勤的同僚和副手,三年下来,碰面不多,算是君子之交,今次出城相送,贺兰勤都有些意外。

        亭中地方小,几人迎出去,贺兰勤过去同他们客套,鹰绰几人没必要凑热闹,站的稍远。何来凑近鹰绰:“族姐,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鹰绰……

        贺兰勤要走的消息早已传开,关系还可以的都在今日之前当面道别或者赠送礼品,所以今日出城相送的人不多,城卫将军们之外再也没别人了,众人又喝过一轮酒,日上三竿之前,贺兰勤终于坐上北行的马车。

        何来看着慢慢走远的队伍,仍有些不平:“我看他怎么一点都不悲伤,一点不舍都没有,这男人行不行啊,族姐要不你就再找一个吧。”

        孟宁摇头叹息,方才当面还要人家给个承诺,转身就劝分,公主你的立场呢?

        鹰绰微笑:“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回去吧。”

        何来皱眉,拉住孟宁低声道:“不对啊,我看她也淡定的很,这两人什么情况?”

        孟宁想拍拍他的头,突然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讪讪缩回去道:“他们两人都比你清楚这件事不容易,所以没什么执念。好了,不要多事,回宫吧。”

        孟宁先行一步去牵马,何来眨眨眼睛,这俩人真想得开啊。

        两日后,贺兰勤的队伍里莫名多了几个人,马车上亦多了一名赶马的“小厮”。

        车夫一旁原本是阿卢的专属座位,此时易主了。

        出城之后,人烟稀少,马队跑的很快。贺兰勤的马车经过特殊改装,坐在里面不怎么颠簸。长路漫漫无趣,他大多时候躺在三四层垫子上假寐。他身体受过重创,平日里养的娇气些还好,这样旅途劳顿,着实有些精力不济,坐在外面的“小厮”也得以耳根清净免受打扰,但是停车修整的时候,耳朵还是要受些荼毒的。

        “小鹰,烧茶。”、

        “小鹰,我的雪花糕拿一点过来。”

        “小鹰,我的扇子,你不知道放哪里了,问阿卢。”

        “小鹰,……”

        “小鹰”终于猛地站起来,粗声粗气道:“有完没完!你是去杀人的,带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

        赫然是鹰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