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翻天之美人计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动手

第三十三章 动手

        贺兰勤原本满脸调笑,闻言目光凝实起来,似乎是开玩笑,问道:“王契还有马骋,都以为我二叔身为族长,定然会选我二弟做继承人,怎么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哈,我实在不知道那两个人看上去一脸精明相,脑壳里装的都是浆糊!”

        贺兰勤越发来了兴趣,笑了:“你为何与他们想法大相径庭,说个理由。”

        “说好了有好处吗?”

        “先说来听听。”

        “嗯,虽然你不是一诺千金的君子,不过恰好,我很想展露我的睿智。”鹰绰笑着,迈步继续沿着小路前行。“前任贺兰家主是令尊,若不是你年幼,这家主之位本该是你的,不过由他暂代十几年,差不多也该物归原主了。如果你想拿回去,召齐族中耆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加之你出类拔萃名声在外,只要他们没有全部老糊涂,十有八九会支持你的。”

        “若是他们全都被我二叔收买了呢?”

        “若贺兰家主有此打算,你的母族怕是已经被打压的七零八落了,可是东方一族,在云州城似乎兴旺的很呐。”

        贺兰勤浅笑不止。

        “但是最重要的……”鹰绰故意停顿,吊人胃口,“你似乎对族长之位没什么兴趣。”

        “谁说的,我感兴趣的很。”贺兰勤故意严肃说道。

        “不说零零散散的出游,你在天泽书院待了整整一年,又在庆城一待三年,若有心夺位,必然该守在云州拉拢人心巩固权位。我看,你这是故意腾地方给你二弟钻营。”

        贺兰勤再次怔忪,很快笑道:“你怎知我没有钻营,也许我是故意躲开是非地,留下亲信徐徐图之呢,比如东方一族?”

        鹰绰:“你硬要狡辩我也没办法逼你承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双目炯炯,堪比天上星辰,“女人的直觉。”

        贺兰勤……

        “哈哈哈,前面都是胡说八道哄你的,最后一句才是真的。哈哈哈……”喝了酒,人就容易欢快一些,鹰绰也不例外。

        贺兰勤忍俊不禁,好吧,哄就哄吧,难得有人这般与他开玩笑。

        灯影之下,四目相对。“你想要什么好处?”他问。

        鹰绰诧异:“这样也可以?”

        “我喝多了,心情好,可以满足你。”贺兰勤慵懒的垂下头,任君处置的模样。

        他比她高了多半个头,她不得不仰着脸,致使这个动作做得有些不伦不类。

        她抬手托起他的下巴,嫌弃的说道:“说我粘着你赖着你,不调戏一把实在冤枉。美人,给姐姐乐一个。”

        “……”

        “哈哈哈……”鹰绰一招得手,急忙跑开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贺兰勤惨被调戏,大概不曾有过这种经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眨了下眼睛,嘀咕着:“敷衍。”

        回程路上,二人依旧同乘一辆马车。因为“酒后无状”,鹰绰有些讪讪的,不敢多说话。贺兰勤像什么也没有过似的,闭目养神。

        贺兰勤自探望马骋之后便有些闷闷的,自今日方恢复了些。鹰绰猜测,定是马骋把对她说过的话对贺兰勤说了一遍。他说过有说服他的筹码,贺兰勤是为这件事烦闷吗?

        忍不住的,鹰绰十分好奇。

        连家主之位都不在乎的贺兰勤,什么东西叫他放不下?

        “你想说什么?”贺兰勤突然出声,吓了她一跳。

        鹰绰:“你闭着眼睛,怎知我在想什么?”

        “你的呼吸,”他笑着,“忽长忽短,偶尔还偷瞟我一眼。”

        “也许你猜错了,我就是单纯的偷看你,看一眼就躲开,免得被你发现。”为了隐藏真正所想,鹰绰是豁出去这张脸不要了。反正都“动手”了,再动动嘴也不算什么吧。

        贺兰勤笑着摇头:“说谎。你若是说真话,我或许愿意说出你心中疑惑。”

        鹰绰竖起大拇指给他:“厉害,居然能猜到我想问你些问题,这也是呼吸声听出来的?”

        “不是,这是男人的直觉。”

        鹰绰……

        想了想,鹰绰还是不想太过刨根问底,他与马骋有什么秘密,这个确实不大好对她说。

        “算了不说了,时机一到,自然有人把该说的都说出来。”

        “我去探望马骋,他对我说了不少,大概与你们在我家水塘边说的是一件事。”

        鹰绰“呵呵”干笑:“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问的。我不是要刺探什么。”

        贺兰勤突然凑近一些,原本就很浓郁的酒香更加让人避无可避。“交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可以当没听见吗?”鹰绰本能的躲闪。以前听师傅们闲聊,说酒醉后的人通常与野兽无异,做事更趋近本能。少了思量,多了冲动。所以酒这种东西,一定要练出量来,免得一两杯倒了,做出违背本心之事。

        当时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定是师父们为了喝酒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她也得以练出了海量,喝多少都不会醉。

        贺兰勤置若罔闻:“两位公主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他们说你绝不会放弃鹰族的一切,你会吗?”

        鹰绰居然真的想了想,回答:“不知道。”

        “不是为了报恩,可以豁出性命吗,为什么说不知道,你可以背叛鹰翱吗?”

        “背叛族长肯定不会的,但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也许鹰宓长老原本也从未想过自绝于家门,不过是缘分到了,孽缘也是缘,缘分这种东西,没办法。”

        贺兰勤拍拍她的肩膀:“鹰绰,你真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过奖,过奖。得贺兰公子如此夸赞,大概今夜要激动的睡不着了。”

        “无妨,我那里还有酒,多喝几坛,总能醉倒。”

        ……

        马骋没去赴宴,因为打他板子就在庆城衙门,他记了仇,礼都没有送。鹰族至少还送了一份出去。

        乌珠再次被招来,马骋今夜是不打算放她走了,身体的伤已经不疼了,可以适量活动。

        还有什么更惬意的活动吗?

        马骋乐滋滋的把她按到,像老练的猎手,慢条斯理对到手的猎物剥皮,拆骨,欣赏。

        雪白的皮肤,起伏的“山峦”,还有……

        而且今日的乌珠虽然还是顶着一张死人一般的脸,却没有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