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本王命不久矣在线阅读 - 第360章 他出宫来

第360章 他出宫来

        半个月后——

        皇帝和云灵郡主痊愈的消息,令朝野内外为之振奋。

        沈姝从长公主府告辞,回到县主府,便以身子不适为由,闭门谢客,一心休养。

        自皇帝苏醒至今,对于寻常人来说,不过才一二十日的时间。

        可对于皇帝身边人来说,却似有半年那么长。

        皇帝先是命楚熠随侍榻侧,代为处理国是。

        后又命人将软禁于侧殿的太子,送往行宫思过。

        还亲派天使远赴云疆,召沈姝之父沈冲进京面圣。

        与此同时,如水的赏赐,源源不断送进安定县主府。

        更有消息从宫里传出来,说皇帝正命人拟旨,要为沈氏一族加官进爵。

        表面上来看,皇帝倚重熠王、处置太子、厚赏有救驾之功的沈家,

        可明眼人却能嗅出不同寻常的意味。

        这日刚入夜,云灵郡主身边的丫头吉祥,便趁着夜色急急从县主府与长公主府相连的那面墙翻过来,给沈姝带来了消息。

        “坤宁宫传消息出来,说皇上晌午去坤宁宫见皇后,有意想收县主做义女,赐为安定公主。”

        沈姝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君无戏言。

        坤宁宫说皇帝只是“有意”,却已然将封号都拟好了,便意味着皇帝十有八九会颁下圣旨。

        这些日子沈姝反复忖度那日皇帝醒来时的神色,再观朝中局势,心底隐隐已有了推测。

        现如今当真听见这样的消息,还是难免神色一黯。

        “知道了。”沈姝轻声道。

        吉祥观其神色,宽慰道:“郡主让奴婢告诉县主,宫里来人特地说了,那夜县主离宫以后,皇上就命人封了宫门,没有皇命,任何人都不得进出,熠王殿下一直被皇上拘在身边不能出宫。今日黄昏时分,皇上的禁令才解除,想必殿下已经出宫了。郡主请您稍安勿躁,事在人为,只要圣旨没颁下来,一切便都有转机。”

        沈姝明白云灵的好意,朝吉祥点头:“多谢你,有劳转告郡主,我没事,请她莫为我伤神,望她好生歇息,待我改日上门为她诊脉。”

        吉祥闻言,朝沈姝福礼告退。

        待吉祥离开,闻讯赶来的沈晋明,知道消息以后,脸色微沉。

        “宫里此时放消息要收你做义女,封你做公主,就是不同意你与熠王的亲事,这样也好,倒省得为兄再想法子拆散你们。”

        沈姝苦笑:“三哥,你不是向来最敬重熠王殿下……”

        “敬重?”

        沈晋明僵着脸:“那是敬重他为大周立下的战功,做妹夫可是万万不妥。”

        他说着,嘱咐道:“好在如今阿爹阿娘尚不知道此事,为兄也只当什么都没看见,明日阿爹就要上京来,你可莫教阿爹再看出什么。”

        沈姝抿唇与他对视,清亮的杏眸带着几许倔强。

        虽未说什么,神色间尽是不认同。

        沈晋明见状,叹了口气。

        “小妹,为兄知道,熠王那样的天之骄子,天底下的女子很难不钦慕于他,只是,钦慕归钦慕,他的身份地位,将来或许还会君临天下……你那么喜欢四处游历,又怎会甘愿困在深宫之中?”

        说到此,沈晋明眼底尽是疼惜:“等过了眼前的槛儿,咱们想法子解了皇上的毒,为兄定为你寻个良婿,到时咱们踏遍这大周的山山水水,可好?”

        沈姝明白三哥是在担心自己,心下一暖。

        她朝沈晋明笑笑:“哥哥放心,道理我都省得……我不会让阿爹阿娘为我担心。”

        沈晋明还想说什么,看着自家妹子的神色,不再似先前那样冥顽不灵,终于稍稍放心下来,又嘱咐几句,这才离开。

        待到沈晋明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绿桃从外头轻步走进院子里。

        “姑娘……”绿桃看着沈姝,刚欲开口——

        沈姝朝她摆了摆手:“你们先下去,让我静静。”

        绿桃见状,欲言又止朝夜色深处看了一眼,带着婢女躬身退了下去。

        待到偌大的院子,只剩下沈姝一人,她唇角的笑容再也撑不住,垮了下来。

        沈姝想起那日离开太极殿时,皇帝微妙的态度,再加上这些日子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宫里消息——

        她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纷乱。

        “唉……”

        沈姝重重叹了口气,走到院中石椅旁坐下来,两手轻按太阳穴,闭上眼睛放空自己。

        忽然,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夜风将清冽好闻的皂香,送入沈姝的鼻尖。

        沈姝手上的动作一停。

        她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回头——

        一双有力而微温的指腹,取代自己的手,覆上她的太阳穴,轻按起来。

        “在想什么?”

        暗哑低沉的嗓音,透着些许疲惫,却有种让人异常心安的力量。

        先前萦绕在沈姝心头的纷乱,顷刻间戛然而止。

        不觉间,她唇角微扬,小手覆上那双手。

        “在想你。”沈姝脱口而出道。

        话一出口,她惊觉不妥,两颊瞬间染上绯色。

        楚熠指腹微紧,唇角不觉勾起,却又想到什么,抿直。

        沈姝睁开双眼,转头,便看见楚熠的目光正落在自己那条受伤的胳膊上。

        心虚使然,沈姝站起身,下意识往后撤——

        却被楚熠的大手捞回来。

        “我、我无妨……”

        沈姝磕磕巴巴地问:“你、你已经知道了?”

        “若非姑母告诉我,你打算瞒我到何时?”楚熠嗓音微沉。

        沈姝讪讪笑笑。

        在太极殿里救治皇帝,她是借着阿仇的名头,还想法子巧妙避开了暮和。

        再加上,有皇后心照不宣的帮忙遮掩,除了近身服侍皇帝的人,根本无人知道她是用自己的血救了皇帝。

        没想到,最后竟是从长公主那里漏了消息。

        “我没想过一直瞒着你……”

        沈姝看着楚熠,小手勾住他的衣袖,诚恳说道:“只是……我还没想好要如何向你坦白,你可是生气了?”

        楚熠俯首,看着小姑娘忐忑的神色,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无奈。

        他伸手揉揉沈姝的发顶,叹息道:“你救了父皇性命,我该谢你才是,又怎会怪你……”

        沈姝暗暗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瞬——

        楚熠锁住她的眼眸,郑重道:“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与我商量,再不济……也要知会我一声,无论发生何事,咱们都一起面对,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