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在线阅读 - 第337章:

第337章:

        “完了。”

        若说前一秒常秋亮眼睁睁看着那几个灵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眼前消失,他惨白着脸只觉浑身无力人生无望的话,那么后一秒他又眼睁睁看着那几个灵魂从淡到几乎看不出形体,再到一点点慢慢开始凝实的话,他简直比中了亿万彩票得了天材地宝还要喜形于色,激动异常。

        “队长队长,你回来得真是太及时了,呜呜呜......”别跟他说什么大男人流血不流泪这样的话,那是因为你根本无法体会他之前的那种绝望。

        这不,他的眼泪压根都不需要他去酝酿,就跟打开了水龙头似的,大颗大颗的眼泪那是说来就来。

        “我我...嗝...我我我险些就酿成大祸了我。”如果不是穆大队长在一旁对他虎视眈眈的,常秋亮觉得他真有那个勇气扑到顾琇莹怀里去哭上一哭。

        特么的,在那几个灵魂差一点点就完全要消散于天地之间的那一刻,他生不如死有没有?

        吓死他了,他险些就一口气没提上来。

        “队长,呜呜呜......”说着说着常秋亮就又哭了起来,从这一刻开始,他以往的形象彻底崩塌,属于捡都捡不起来的那种,而显然他自己本人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一旁其他的人不是不想说话,看到顾琇莹有如神兵天降一般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是不激动,只可惜全都让常秋亮给抢了戏,让得他们想插嘴都找不到机会。

        尤其他们两队人好歹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他们怎么就不知道原来常秋亮是个感情如此‘丰富’之人?

        他那么一副想要抱着顾琇莹大腿痛哭几天几夜的架势,不得不说真是把他们给吓坏了,也...呃,吓懵了,饶是穆其琛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

        “别哭了。”说这话时顾琇莹的眉头拧得厉害,嘴角也抽得厉害,她红唇紧抿特想一巴掌朝常秋亮给抽过去。

        丫的,她咋不知道他这么能哭,直哭得她脑门疼,完全没有想要安慰他的意思。

        是了,一个一米八几又高又壮的糙汉子蹲在你面前痛哭流涕,除了有点辣眼睛之外,你怕是也生不出什么怜惜之心。

        “......嗝...我也不想哭。”这顿哭还真没弄虚作假,没看都哭得打嗝了么。

        “......”

        对上顾琇莹看向他凉凉的眼神儿,常秋亮的小心肝颤了颤,哆哆嗦嗦的颤声道:“呜呜呜...队长,我不想哭,可是我停不下来,呜呜呜......”

        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到最后别提多委屈了,也着实让一旁看着他哭的人雷得不轻,同时也憋笑憋得别提多辛苦了。

        不是他们笑点低,而是常秋亮的样子真的很好笑,不能怪他们不厚道。

        “你可真行。”顾琇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好吧啦,偏这人还是她手底下的,她可真是谢谢东郭重锦了,手下都养些什么人啊他,这账暂且先记着,早晚她得找他讨回来。

        “队长,我不是故意的。”随着顾琇莹的手指对他虚空那么轻轻一点,常秋亮就发现自己的眼泪止住了,脸微僵着心里却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他终于不再掉眼泪了。

        虽然只要一想到他不受控制的掉眼泪他就觉得万分丢人,分分钟都想挖个洞把自己埋在里面永远不要再出来,但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万万不会在这个时候胡来。

        “有劳队长费心了,谢谢。”丢人归丢人,可该道的谢还是不能忘的,要不是顾琇莹出手,他还不知道要哭到什么时候,那样岂不是更丢人。

        说不准他丢人不仅从特部丢到异能组,搞不好还会丢满整个奇门,那画面光是想想都觉得太美,他着实没胆也没脸去看。

        “嗯。”顾琇莹端着一张绝美倾城的小脸淡然自若的轻点了下头,凤眸微垂,红唇轻抿,任谁也无法窥探她的半分心思。

        “队长。”如果说再此之前特部里面还有谁不服顾琇莹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们对顾琇莹那是心服口服,再没有半点的不甘不愿,又或是心生妒忌。

        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

        奇门之内,以强为尊,这也绝不是一句空话。

        “怎么回事?”顾琇莹淡淡的扫了眼以华桑为首的特部众人,他们对她这个‘领队’心悦诚服,虽说并不值得顾琇莹心情好,但他们听话对她来说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她原以为屿山即便出事也不会是什么掌控不了的事,毕竟奇门中隐藏的高手不在少数,有他们存在这个世界怎么着都不会出现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乱子。

        可...残酷的事实告诉顾琇莹,她想得太简单了,屿山即将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之外。

        甚至于对精心谋划了‘屿山之事’的于卫智而言,他也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原本他弄出一个假的传承遗迹,只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大量的修行之人拖入极阴阵法为他所用,却不知怎么的就‘弄’假成了真,传承遗迹是真的即将在屿山出世。

        倘若单单只是传承遗迹在屿山出世也就罢了,谁又曾想借着传承遗迹出世之际,人族之内会涌进大量的魔族呢?

        魔族的出现势必会打乱人族的平衡,尤其眼下也不能确定只有魔族出现在人族,要是还有妖族跟其他三族呢?

        “队长,是这么回事。”华桑看了看其他几人,主动站出来将顾琇莹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都简单明了的说了一遍,其中的重中之重可不就是刚被顾琇莹救下来的这几个灵魂体。

        至于负责处理灵魂体的常秋亮直接就被华桑给忽略不计,这个时候他也不指望他能说点什么出来。

        “莹莹,你可知他们都是什么人?”当顾琇莹出现那一刻,穆其琛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上前抱一抱她,可他知道时间不对场合也不对,便只能强行忍着。

        他也想跟顾琇莹说话来着,但谁让常秋亮那个坑货自己给自己加戏整了那么一场骚操作,将他们所有人都雷得不轻。

        “暂时不知。”顾琇莹并非事先知晓那几个灵魂体是什么人才出手凝实他们的魂体,而是因为瞧见穆其琛紧张那几个魂体,常秋亮又几乎为了那几个魂体险些损伤自身,她才行动快于思维出手的。

        听华桑将事情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她大概算是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具体的她还得问一下,穆其琛作为最先发现这几个灵魂体的人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具有发言权,遂,当顾琇莹带着询问的目光落到他脸上时,他嗓音暗磁低哑的道:“发现那几个灵魂体的时候,我似乎闻到了暗月影魔的味道。”

        这也是穆其琛的嗅觉异于常人,否则那么淡的味道他是不可能闻到的。

        关于这一点为何穆其琛没对华桑坦言,而是他这人没有几分把握的事情,他压根不会宣之于口。

        更何况眼下本就是人心惶惶的时候,他既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那几具灵魂体就是魔族所为,那他自当是保持沉默。

        如实告之顾琇莹这条不知道能否成立的线索,那是穆其琛对顾琇莹的信任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也是他不想因他而影响到顾琇莹的判断。

        “其琛哥哥,能确定是暗月影魔的味道吗?”天没黑,又没有她在场的情况之下,暗月影魔是无形存在的,由不得顾琇莹不找穆其琛确认清楚。

        穆其琛对上顾琇莹的双眼轻摇了摇头,他在面对她的时候,嗓音一如既往的干净华丽,悦耳动听,“不能确定,毕竟我当时闻到的味道很淡很淡,也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如若不是嗅觉灵敏的他在场,只怕换了其他嗅觉正常的人都是不能发现那个地方有异的。

        “嗯。”顾琇莹点头表示了解,她也没继续问别的什么,而是直接挥手将那几个灵魂体招呼到身边,比起从穆其琛的叙述里寻找答案,她倒宁可花点心思费点功夫直接问当事人。

        只是这几个灵魂体若非她回来得及时,不然他们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但饶是她出手救下了他们,他们的魂体依旧很是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队队长。”常秋亮眼见顾琇莹不要对几个魂体动手了,他想到魂体好似没有记忆这事儿就想开口提醒提醒她,哪知刚一开口他就哆嗦得不成样子。

        嘤嘤嘤...他真是太怂了,太没用了。

        明明队长大人也没把他怎么着呀,他在他家队长大人的跟前简直都快无法直视自己了。

        “你结巴。”

        常秋亮抽着嘴角:“......”

        “说话。”

        “啊...哦,我我想说......”此时此刻如果地上有个洞的话,常秋亮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只可惜地上没有洞,他在顾琇莹的目光注视之下也不敢钻,唯有硬着头皮低声开口道:“那个...咳咳,队长,我就是想告诉你那几个灵魂体貌似都失了忆失了语,我我那个能力有限非但没帮他们记起点什么,好像还把他们给整得更糟糕了。”

        常秋亮越说越心虚,刚开始声音还挺正常的,越说到后面不仔细听的话,几乎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之前也不见他在顾琇莹跟前怂成这副鬼样子啊,也不知到底是受了啥刺激。

        “嗯,我会注意的。”

        话落,顾琇莹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不管这几个灵魂体是真的失了忆,又是不是真的哑巴什么都不能说出口,一切都得等她看过之后再来细说。

        说得难听一点,即便她拿这几个灵魂体没有办法,呵,她不还有鬼瞳么!

        手里有人不用那是傻,你瞧顾琇莹她是个傻的么,所以......

        为免自己一动手就将这几个灵魂体给弄得魂飞魄散,顾琇莹不得不耐着性子先帮他们凝固一下自己的魂体,借着他们凝固自己魂体的功夫顾琇莹也在悄悄的观察他们,看能否瞧出他们生前是何身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顾琇莹没有开口说话,以穆其琛和华桑为首的众人也都安安静静的,经过顾琇莹的联番出手,大家对她的意见越来越少,也越发不由自主就服从她的指令。

        待几个魂体慢慢的凝实起来,他们脸上的神情也不再那么僵硬麻木,顾琇莹就知道她可以出手了。

        与此同时华桑还不忘提醒他手下的人,让他们都睁大自己的眼睛瞧瞧清楚,要知道像这种现场学艺的机会可不多,只要用了心不管能学到几分,总之只要学到了那就是自己的。

        “机会难得,你们都好好学。”

        “......”这特么是当她不存在还是怎么的,顾琇莹万分无语的嘴角直抽,却仍旧好脾气的一边剥离几个灵魂体的记忆,一边教导特部的人应该怎么做才能成功剥离他们的记忆而不伤害到灵魂体本身,不会引发他们的反抗既而遭到反噬,脑海里还不断飘浮着红色且加粗的‘我真是个大好人’的字样。

        啧啧啧...这真特么也是没谁了。

        “队队长,我我们要不要也跟着学?”

        穆其琛的目光从顾琇莹的身上收回来落到柏世鸣的脸上,他面无表情声似寒冰般的道:“你会招魂儿?”

        “呃...不不会。”

        “那你跟着学什么?”

        柏世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