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在线阅读 - 第414章 换个对象

第414章 换个对象

        什么叫风水轮流转?这会看着面色铁青却不得不压抑的怒火的薛博就知道了,刚刚他多么嚣张多么霸道的威胁朱琳三个女孩子,现在就有多么憋屈。

        薛博或许是听了不少方棠心狠手辣的传闻,所以求情的话是对着蒋韶搴说的,“蒋大少,还请看在袁家的面子上放过我这一次。”

        方棠微微诧异的瞪大了眼,斜睨着面容冷酷的蒋韶搴,薛博竟然求蒋韶搴手下留情?难道自己看起来比蒋韶搴更凶残?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蒋韶搴不认为方棠之前说错了,薛博的确是打扰了他们喝下午茶的兴致。

        “我……”薛博低下了头做垂死挣扎,难道大庭广众之下蒋大少会不顾身份的对自己动手吗?

        这些年,薛博在薛瀚面前的确是伏低做小的装卑微,但也只是言语和态度上,薛瀚并没有真的折辱他。

        而且在衡州,薛博即使是分出去的薛家二房,可他还是姓薛,薛家主是他大伯,所以薛瀚真没受过实质性的屈辱,直到此刻。

        突然间,膝盖一痛,膝盖骨好似被大铁锤给砸碎了一般,薛博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痛的脸都白了。

        可即使跪在了地上,但双膝的剧痛并没有消失,反而在不断加大,薛博双手摁住膝盖发出痛苦的嚎叫,这一瞬间,他感觉这一把无形的铁锤在不断的敲打他的膝盖骨,挫骨扬灰莫过如此!

        “蒋大少……”一旁的楚楚刚想开口,可蒋韶搴却揽着方棠的肩膀径自离开了。

        “该!活该!”胖女孩激动的笑了起来,刚刚薛博那嘴脸实在太可恨了,偏偏她们三都被吓到了。

        听着耳边薛博杀猪般的嚎叫声,朱琳看着离开的方棠和蒋韶搴,或许这就是大哥说的有担当的好男人。

        倾盆大雨已经停了,但地面上依旧有些积水,方棠挽着蒋韶搴的胳膊往工作室方向走。

        “你说那是楚墨之的妹妹?”方棠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木林森集团总裁,商界最年轻最传奇的神话。

        如今楚墨之还在北河州,经贸区的设立除了在政务上的影响外,也是上京经济圈的转移,楚墨之是蒋韶搴最信任的下属,充当着财务大臣的作用,这事只能交给他来做。

        “嗯,同父异母的妹妹,楚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他母亲是改嫁到楚家的。”蒋韶搴自小被蒋老爷子送走去了岛上接受训练,封掣、贺景元、楚墨之三人和蒋韶搴是一起长大的情分,说是下属但关系好比亲兄弟。

        封掣留在州卫,而贺景元没有武道天赋,他对研究对实验有兴趣,最后选择的是文职;楚墨之只对经商有兴趣。

        楚墨之的人生履历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十六岁就考进了京大少年班,然后开始在股市试水。

        两年后出国留学,之后在m国创立了风投公司,启动资金就是他从股市赚来的,再之后回国成立了木林森集团。

        这个在商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的男人,他的存在让无数年轻人仰望,至少在外界看来楚墨之是自己打造出了一个商业王国。

        “楚家不知道他和你的关系?”方棠见过楚楚两次,一次是在医院里,她和苏天娇在一起,苏家和楚氏一样是国内商界两巨头,苏家正是明老夫人的娘家。

        而这一次,她是和宋念雯在一起,海外宋家之前在国外除了古董生意这一块,宋家也涉及高科产业,楚氏集团是国内高科技术的龙头,双方认识甚至有合作也正常。

        可上京谁不知道宋念雯设计陷害袁致修,宋家要完了!而这个时候楚楚陪同宋念雯出来见薛博,不是因为宋念雯的姐妹情,而是薛家是袁家的姻亲。

        方棠感觉楚氏在左右逢源,如果知道楚墨之和蒋韶搴的关系,楚氏只怕早就攀上来了。

        “封掣说墨之是无利不起早的奸商,商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了利益就可以合作。”蒋韶搴并不是贬低楚墨之,而是比起黑白分明的方棠和贺景元,楚墨之是个成功的商人,他更在乎的是利益。

        而楚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管是袁家还是明家,楚氏都想要搭上关系,楚氏只以为楚墨之是个经商奇才,并不知道他背后的蒋韶搴,否则楚氏不会放过蒋韶搴这个大粗腿。

        袁家这几天的气氛并不算好,袁安宁已经被送走了,当然对外的说法是袁家小公主出国学习去了,但是个人都明白这只是个借口,袁安宁必定是犯了什么错,所以才被袁家送出国了。

        不过袁安宁只是娇养的女孩子,不牵扯到袁家的事务,因此上京这些家族即使怀疑也没有人去调查。

        “蒋韶搴他竟然敢对你动手!”薛老太太尖锐的声音愤怒的响起,她虽然最喜欢薛瀚这个长孙,但薛博也是她的孙子,打狗还要看主人!

        “奶奶,我已经一而再的道歉了,可蒋大少和方棠依旧不放过我,是我没用,给薛家给奶奶你丢脸了。”薛博低着头,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阴郁。

        为了方便医生检查,薛博只穿了短裤,两个膝盖已经上了药,但青紫红肿的淤伤看起来触目惊心,虽然没伤到骨头,但一想到那挫骨般的剧痛,薛博身体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奶奶,既然小博得罪了蒋大少和方小姐……”薛瀚这话一说出来,薛老太太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这要不是她最疼爱的大孙子,薛老太太估计都能把他骂个狗血喷头。

        薛老太太没出嫁前那也是袁家的千金,是上京圈子里最耀眼的小公主,那个时候的她是多么矜贵,可如今,她只是薛家老夫人,为了一点钱,每年都要回娘家闹腾几次,什么尊严面子都没有了。

        薛老太太如今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挑衅她的威严,而方棠和蒋韶搴明知道薛博的身份还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下跪,这是打她袁芃玉的脸!是不将她放在眼里!

        偏偏薛老太太心里清楚她叫嚣的再厉害,嘴上骂的再狠,可她却已经找不回曾经的威仪和尊贵了,她在袁家的地位甚至不如方棠这个外人。

        薛博抬眼,瞄了一眼文质彬彬的薛瀚,眼底有不屑一闪而过,他只顾着巴结蒋韶搴和方棠,却犯了奶奶的忌讳,而自己一旦迎娶了宋念雯,再得到奶奶的支持,薛家继承人的身份说不定也能抢过来!

        “奶奶,蒋大少让小博下跪,这事我们薛家受了委屈,如果我们换一个人和宋家联姻,我们薛家一而再的退让了,表叔总不好再反对。”薛瀚把话说完了,也成功的让薛老太太脸上的怒火消失了。

        袁海川不点头同意,薛博就娶不了宋念雯,即使结婚了也没用,到时候袁家还是对宋家动手,宋念雯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薛瀚这是以退为进,薛博被逼下跪,不管如何那也是蒋韶搴仗势欺人,薛家不但不追究,反而换掉薛博这个联姻对象,可以说薛家的姿态低到尘埃里去了,这都是顾及到袁家,不想袁家夹在中间为难。

        投桃报李之下,袁家总要同意和宋家的联姻吧,对薛老太太而言结果最重要,哪个孙子联姻都一样。

        “薛瀚,你什么意思?”薛博看着薛老太太一脸认同的模样,终于按捺不住的吼了起来,“你是故意破坏我和宋念雯的婚事,你是怕我抢夺你继承人的位置!”

        “闭嘴,薛博,你是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薛老太太老脸一沉,疾言厉色的怒斥着大吼大叫的薛博,脸上的嫌恶毫不掩饰,“你自己得罪了人,还敢怪罪你大哥!”

        薛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副不和堂弟计较的大度模样,反观面容狰狞、表情仇恨的薛博,对比之下,高低立现!

        “薛瀚,你好歹毒!”薛博双手愤怒的攥成了拳头,要不是膝盖太痛,他早就冲下床一拳打掉薛瀚脸上那胜利得意的笑容。

        薛老太太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还敢放肆!”

        在薛家,薛老太太那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太后,连薛家主都不敢忤逆她这个母亲,更别提薛博这个不算多受宠的孙子,薛老太太不敢对蒋韶搴、方棠怎么样,她还收拾不了薛博。

        “奶奶!”脸颊肿痛起来,薛博的理智也被打回来了,他早就知道薛老太太的偏心,否则这些年来他也不会伏低做小,有野心有欲望也只能压着,活生生的把自己憋出阴郁不得志的模样。

        深呼吸着,薛博快速的收敛了所有的愤怒和不甘,对着板着老脸的薛老太太道歉,“奶奶,对不起,我只是一时脑子糊涂说错话了,我想和宋念雯结婚,想给薛家带来一份助力,所以大哥说换个联姻对象,我才急糊涂了。”

        “行了,你闭嘴,没有你,我还有其他孙子!”薛老太太嫌恶的摆摆手,懒得听薛博废话,她孙子多的是,不过是个联姻对象,换谁都可以。

        书房里,袁海川也知道咖啡厅发生的事,看着一旁正处理文件的袁致修,“一会你姑奶奶过来了,你去处理一下。”

        袁海川因为袁安宁的事心情不好,昨晚上估计受凉了,这会还有点发烧,他也没精力去应付泼辣不讲理的薛老太太,正好交给袁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