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大红妆在线阅读 - 第七六四章 殡天

第七六四章 殡天

        秋秋趴在崇文帝身上,把崇文帝压在身下,连儿高声尖叫,看热闹看得正起劲的医正如梦方醒,连忙伸手去崇文帝的鼻息……

        崇文帝已经没有了气息!

        “是他,是他杀了陛下,是他杀的!”连儿嚎啕大哭,指着秋秋簌簌发抖。

        秋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刚一起身,后腰上便是一阵刺痛。

        他怒视着连儿:“是你暗算我?”

        连儿哭着推搡着他:“你滚开,你滚开!陛下陛下啊!”

        萧祎眼明手快,一把揪住秋秋的衣领,把他硬生生地从崇文帝身上提了起来。

        这一切来得太快,也太突然了,就连李冠中也刚刚反应过来,他大喊着:“高池,高池!”

        高池已经听到里面的动静,他不能进来,便守在门外,此时听到李冠中唤他,立刻冲了过来。

        萧祎把秋秋扔了过去,道:“先把他绑了!”

        高池挥手,两名飞鱼卫进来,手脚麻利地把秋秋用牛皮绳绑了起来。

        张阁老和李阁老已经哭得昏死过去,宗人令捶胸顿足,哭声地动山摇。

        萧祎和李冠中也齐齐跪了下去,只有毛元玖,被周彤用刀架在脖子上,动弹不得。

        周彤腾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她把布包扔到萧祎面前,说道:“太祖遗诏,你拿好了。”

        周彤的这两句话,如同晴空霹雳,把正在痛哭的众人惊得连哭都给忘了。

        是啊,他们忘记得不止是哭,还有这份遗诏。

        明明刚刚还在说遗诏的事,就是因为皇帝死了,他们反倒把这事给忘了。

        可是这个时候,说这个好吗?

        宗人令吸吸鼻子,说道:“诸位,储君之事还未定呢。”

        没等诸人说话,周彤便道:“不用定,太祖他老人家全都安排好了,请萧世子宣读遗诏就行了。”

        遗诏,还是遗诏!

        被刀架着脖子的毛元玖,此时已经快要给气疯了。

        皇帝死了,皇帝临死之前居然没能把继位之人定下来,还有这份遗诏,和这个该死的臭丫头。

        可惜,纵然他能舌战群雄,此时他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力。

        但是他眼睁睁看到萧祎把遗诏拿在手中,终于忍无可忍。

        “什么遗诏?为何要交给萧家,老夫才是首辅!”

        周彤像看傻子似的看看他,又看向萧祎,示意萧祎来说。

        萧祎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毛元玖:“毛首辅的消息也太闭塞了,我那小七弟已经订亲,订的是燕北郡王胞姐,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毛元玖一呆,这事他真的不知道!

        周彤道:“遗诏在我手里,我想给谁就给谁,你管得着吗?”

        说着,手里的刀又向前送了送,钻心的疼痛从脖颈处传来,毛元玖甚至怀疑自己的脖子就要断开了。

        他终于紧闭双唇,不再说话,但是一双眼睛却要喷出火来。

        宗人令的双眼也要喷出火了,他太兴奋了。

        虽然皇帝死得很突然,但是自从走进乾清宫,他就有了心理准备,现在皇帝咽气了,他不但没有震惊,反面像是松了一口气。

        真正令宗人令兴奋的,是那份遗诏!

        也不知道太祖皇帝在遗诏上有何旨意,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有遗诏存世,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啊!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宗人令压根没有怀疑这份遗诏的真伪。

        毛元玖原本以为宗人令会是出来反对,或者是质疑的那一位,可是他却在宗人令的眼睛里看到了希翼和喜悦。

        宗人令在想什么?

        难道他会以为太祖皇帝会在遗诏里提到他,或者提到整个宗室?

        他认为太祖皇帝会在死了十几年之后,还会给宗室们留下一份天大的好处?

        真是一个废物!

        放眼望去,宗室里都是这样的蠢货,难道秦王敢谋反,抠指算来,除了秦王,整个宗室就没有哪个有本事的了。

        当然,还有一个燕北郡王。

        原本李阁老的提议再好不过,让燕北郡王回京继位,这样一来,秦王的矛头就能对准燕北郡王,而他们这些老臣们,反而能安身了。

        燕北郡王既然是他们请回来的,面对自己那位强悍的叔父,燕北郡王一定会将他们这些臣子们抓得牢牢的,除了他们,燕北郡王还能倚靠谁?

        他们毛家,至少还能有十几二十年的安稳日子。

        可是周彤的忽然出现,却把这一切的好算计全都打乱了。

        周彤不但出现了,而且还拿出一份遗诏,更可恨的是,皇帝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死了!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周彤竟然是萧家没过门的媳妇!

        换句话说,是在满朝文武全都不知道的时候,定国公府萧家瞒过了崇文帝,瞒过了所有人,悄悄与燕北郡王联姻了!

        毛元玖气得发抖!

        萧家有七个男丁,七个啊!

        而他们毛家呢,顶门立户的嫡长子却是个……

        也不知道是伤口的疼痛,还是这寝殿内的气氛太过压抑,毛元玖脑袋晕晕,原本就是被刀逼着站得不稳的身体,这时摇摇晃晃起来。

        周彤却像是故意的,手里的那把刀又向前送了送,刚刚凝固的伤口重又涌出鲜血,周彤伸出一根手指,在那伤口上蘸了蘸,然后她把沾满鲜血的手指送到毛元玖面前,道:“毛首辅,你看你的血气还挺旺的。”

        噗通一声,毛元玖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

        几名阁老想要过去把他扶起来,可是看看周彤手里明晃晃的绣春刀,他们的双膝就像是生了根一样,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宗人令的目光依旧火热,他看着萧祎,说道:“宣旨啊,你快宣旨啊!”

        萧韧却把那份遗诏郑重地揣进怀里,对宗人令道:“陛下驾崩,还是先召告天下吧。”

        不仅是宗人令,这屋里的所有人这时才想起来,皇帝死了!

        他们真是罪过啊,他们竟然有那么一刹那,把皇帝死了的事给忘了,全都盯着遗诏,等着萧祎宣读遗诏。

        宗人令大梦初醒,忙道:“萧世子说得对,陛下龙驭殡天,此时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陛下啊!你怎么就走了呢,老臣还没有给您尽忠呢,陛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