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第一讼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是舍是留

第七百六十八章 是舍是留

        第七百六十八章是舍是留

        外祖父?

        萧子彦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亲,当得知长嫂有孕时,高兴的简直要手舞足蹈。

        然后成车的补品往大皇兄的宅子里送。

        得了长孙后,更是天天得看上几回,恨不得抱着孩子上早朝。

        他们几个兄弟一起取笑他,说他当年对他们几个儿子也没这么在意。当时萧帝抚着胡须说他们不懂,等他们到了岁数,有了自己的孙子便明白了。

        隔辈亲啊。

        孙儿可比儿子招人稀罕多了。

        那时候萧子彦是真的不懂,可此时他发现自己似乎懂了。那种感觉……一想到会有个小娃娃咿咿呀呀的喊他外祖父,他就觉得整颗心都烧的慌。

        恨不得一下子跳过怀胎十月。

        等等,事情有点不对。这是件喜事不假,可是自家女儿什么身体情况?“胡闹。简直胡闹,凤戈呢。我得打断他的腿。”

        在萧子彦心中,女儿是世界第一重要的。只要会伤到萧樱的事,萧子彦绝不同意。

        他算是看出来了,萧樱一脸笑意的告诉他,就是想让他对这件事睁只眼睛闭只眼睛。难怪要他帮忙找个好郎中,他几乎把整个京城的郎中扒拉个遍,终于找出一个口碑最好的。

        他还以为女儿旧疾又复发了呢。

        却原来要郎中做的是保胎的事。不行,这可不行。萧子彦头摇的像拨浪鼓。“父王,不关凤戈的事。”

        “什么叫不关凤戈的事,没那小子,你这肚子能大?阿樱,别的事情父王都由着你,可唯独这件事情,父王却不能顺着你了。这孩子,不能留。”

        萧樱这身子骨要生孩子?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行,绝对不行。他得去找凤戈,就算不揍他,也得让他点头,绝不能留下这孩子。

        “我不同意。”

        “我管你同不同意,我说了算。正好郎中在,让郎中赶忙开方子,快点把这孩子弄下来。”萧子彦大声吆喝着让郎中快来诊脉。萧樱还从没看到过萧子彦这样不管不顾的样子。“父王,父王。”萧子彦不理会。

        不听不听,他才不听萧樱说什么。

        一旦听了他肯定心软。他这女儿能舌灿莲花。

        “我决定了,我要留下这孩子,父皇如果执意如此……就等着一尸两命吧。”

        最终萧樱也不拉萧子彦了,反而退后几步,一脸冷漠的说出了这句让萧子彦全身发颤的话。

        “你这孩子……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父王都要决定我孩子的生死了,我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父王保护我,因为我是父王的女儿。我保护他,也是因为他会是我的孩子。父王,请将心比心。”

        这能一样吗?

        这孩子还没出生呢。

        没见过面的孩子,能有多深的羁绊。

        “胡闹,你这简直就是胡闹。阿樱,听父王的话,这次……咱们先不留。等下回……下回父王一定不逼你。”萧子彦尽量和颜悦色的道。

        “下回?哪里有下回?”

        “怎么可能没有。你还年轻……你和凤戈才成亲多久便有了孩子……一定很快,很快会有第二个孩子的。”

        “父亲也像云大人一样,我得我是三岁的孩子吗?”

        萧樱在萧子彦面前向来乖巧听话,萧樱一直觉得自己鸠占鹊巢挺对不起萧子彦的,他亲生的女儿不在了,她既然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份,自然要替正主尽孝,而且萧子彦待她也确实好。

        她明白萧子彦的心意。在萧子彦心中,她这个女儿是最重要的。

        她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自己任性了。

        可是她真的有种这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机会的感觉。她不能舍弃。

        萧樱有萧樱的固执,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更改的。就算全世界都阻止,凤戈,萧子彦,云驰……所以她认识的人都觉得她该保全自己,她也不会点头的。她的孩子,如果连她这个母亲都轻意放弃了,那他哪有机会来到人世?

        “阿樱,别胡闹,便听父王一次劝吧。”萧子彦压根便拿这个女儿没法子,他不敢硬来,真怕萧樱一个固执起来,弄出不可收拾的局面,可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女儿为了孩子而赔上自己的性命,萧子彦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救。

        萧樱摇头,萧子彦本来亲亲热热的拉了女儿的手往后院走的。

        可父女两个一番对峙,最终萧樱停在后院门前,不敢再往里迈一步了。

        “我本以为,父王是最明白我的心思的。没想到……我最近便不回来看父王了,父王保重吧。”

        既然说不通,萧樱转头便走。她这人行事向来如此,既然没有商量的余地,她就不多费唇舌了,反正今天云驰答应替她来劝萧子彦,她便等着云大人的好消息,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以萧子彦对她的疼爱,一定公顺着她的心意。没想到父爱如山,她没法说萧子彦有错,可也不能接受萧子彦轻易便决定了她孩子的去留。

        萧二皇子自然不敢真的对萧樱动手。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门都没进,便转身出了门。

        聂炫和缪骞像两尊门神,一左一右护卫着萧樱的马车,萧二皇子追了出来,他不放心。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他的处置或许有些不当,也许他确实伤了女儿的心。

        可他宁愿萧樱恨他,也绝不允许萧樱生命受到威胁。

        “阿樱,别任性。”

        隔着马车,萧樱轻轻回道。“父王,女儿这次没有任性。”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后决定冒险一试。

        有些东西,一世没有便罢了,她也不强求。可一旦有机会拥有,若不尝试,她会后悔,她不想让自己毁恨一生。

        马车启动,萧子彦脸色难看的目送萧樱的马车远行。他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眼睁睁看着萧樱出事,他得做点什么……

        “备马,本王要去刑部。”去找云驰,云驰那小子向来主意多,一定能帮他劝服萧樱。

        萧樱还没回宫,云驰的信已经到了凤戈手中。

        云驰信上简单扼要的把石和所言列举,信的末尾,说的确是萧樱有孕之事。

        而且直言自己受萧樱所托,会帮萧樱去劝萧子彦。

        虽然没直说,可凤戈一看就明白,云驰已经被萧樱说服了。凤戈缓缓放下信,脸上露出惨淡的笑意。他的阿樱是真的聪明,凭着一点蛛丝马迹便能抓到真凶。何况这次她的身体情况这么明显,最初没意识到不代表能一直瞒着她。

        还是被她洞察了。

        她竟然没有和他打招呼,直接便去了刑部,将自己和孩子托付给了石和。

        她行事……真果断啊。他还没决定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她已经替自己和孩子铺好了路。

        连云驰都被她轻意说服了,如今只有一个萧子彦了。凤戈想只要他将实情相告,萧子彦一定会站在他这边的。

        这个孩子,不能留。

        凤戈立时修书,派人送往萧宅。

        而此时的萧子彦,已经到了刑部,见到了云驰。萧子彦以为只要自己一开口,云驰一定二话不说站在他这边,大家一起劝,加以时日,萧樱一定会松口的。

        可没想到,云驰竟然赞同萧樱生下这个孩子。

        萧子彦大怒,险些和云驰动手,也不听云驰的解释,又策马回了萧氏。然后就收到了凤戈的书信。

        看完后萧子彦也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叹气。凤戈倒和他的想法一样,天下间没什么比萧樱更重要,哪怕是他自己的孩子。

        他说的明白。

        他宁愿这辈子没有子嗣,也绝不允许萧樱有丝毫闪失。

        而这事若是强来,恐怕萧樱难以接受,所以他们得一起劝萧樱,直到萧樱点头。

        萧子彦放下信,心中说不上什么感觉。萧樱说他没站在她的角度替她着想,他想了,他也舍不得啊。只要想到很快他便能抱上外孙……便是用他的性命去换,他也绝不迟疑。

        可不能用萧樱的性命去换啊。

        她还年轻,还是个小姑娘呢。决定舍弃这个孩子,对凤戈来说同样艰难吧。

        这或许真的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子嗣了。

        萧子彦重重一叹,决定明在进宫,就算萧樱避而不见,哪怕隔着房门,他也得劝她打掉孩子。

        萧樱并不知道凤戈背着她给萧子彦送了信,她回到樱歌院时,时候还早,凤戈还没回来。萧樱觉得有些累了,口中含了颗酸杏干,靠在矮榻上闭目养神。

        丁香进来,小心翼翼给萧樱搭了件薄被。

        萧樱便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隐约间听到凤戈的声音……

        “……小心些。别让娘娘发现。”然后是丁点应诺的声音。萧樱觉得脑子浑浑噩噩的,没有真正转醒,而是脑袋一歪,又沉沉睡去,等她再睁眼,早已入了夜。

        凤戈坐在她身边,凤戈身边小案上摆了满满的奏折。

        而她侧躺着,手里抓着凤戈的衣摆,凤戈用另一只手把她虚虚圈在怀里。

        发现她醒了,凤戈放下手中奏折。“真贪睡,饿不饿,我让丁香给你端些清粥小菜来。”

        萧樱点点头,凤戈扣掌,丁香很快便端着托盘挑了帘子进来。托盘上有最近萧樱喜欢吃的梅干粥,还有几道开胃的小菜,萧樱登时觉出自己饿了。

        她接过碗,由着凤戈给她选了几样小菜和在粥里,正挖了满满一勺准备送入口中,她突然想起了:“我刚才半睡半醒,好像听到你吩咐丁香小心些,小心些什么?”

        丁香神情微变。

        端着托盘的手一软,托盘险些脱手。

        凤戈伸手一撑,将托盘接过。

        “自然是小心服侍你。还能小心什么?”

        萧樱有些疑惑,丁香不是这么不经事的性子啊。她仔细打量丁香,丁香目光左躲右闪的,不敢和萧樱对视。这一脸的心虚,简直藏不住。

        萧樱缓缓放下勺子。

        凤戈一脸不解:“怎么?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萧樱摇摇头。“五哥,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情?”凤戈挑眉:“瞒你事情!我们夫妻间有什么秘密值得隐瞒你的?我的御书房对你都不设防。”

        “不对。刚才我睡着时,你一定交待丁香什么了。丁香,你说……陛下刚才吩咐你什么了?”

        丁香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凤戈。

        这才磕磕巴巴的道。“只吩咐奴婢好好照顾娘娘。”

        萧樱挥挥手,示意丁香可以退下了。有凤戈在,从丁香嘴里也问不出什么。

        丁香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直到屋中只有萧樱和凤戈两人,萧樱才直白的开口。

        “想必今天在刑部大牢里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知道自己有孕的事情了。五哥,你一直瞒着我,是不是不打算……不打算留下这个孩子?”

        萧樱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小心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若是语气重了,似乎会吓到凤戈。

        天知道,凤戈这人其实天不怕地不怕。

        凤戈目光毫不闪躲的回视萧樱。然后缓缓点了头。“是。”

        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可是萧樱还是觉得有些失望。她以为凤戈理解她,知道她,明白她,明白她想当母亲。明白这或许是这辈子唯一的机会。

        可是凤戈毫不犹豫的一个是字,让萧樱觉得她在孤军奋战。

        “五哥,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我知道你舍不得,可你的身子……这个孩子,不能留。”凤戈何尝舍得,一个有着她和他骨血的孩子,这对凤戈来说简直吸引力太大了。

        为了保下孩子,他不惜做任何事。

        可如果这个孩子会伤到萧樱,他会毫不犹豫的舍弃这个孩子。

        不是不爱,不是不想要,而是在他的世界中,萧樱永远是最重要的存在。

        “我问过石和了,他说虽然有风险,可他有信心,能保住我和孩子。五哥,这或许是这辈子我唯一当母亲的机会了。在我们家乡虽然对孩子没有这里这么看重,可却有一句话……一个女人,若不能当母亲,便不算完整的女人。我以前以为自己没机会,所以总安慰自己只要我们两个好好的,我的人生便是圆满的。可如今他来了……五哥,这是老天送给我们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