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在线阅读 - 番外12 自作自受

番外12 自作自受

        团子已经带着紫尘的魂魄离开,说是要好好研究帮羿昭重塑肉身的事。

        是以眼下,房间之内,只有容修与楚流玥二人。

        闻言,楚流玥一噎。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某人腹黑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她眉梢轻挑,走了过去,在小榻之前站定,旋即俯身,凑到了容修身前,慢条斯理道:

        “...当真要试试?“

        容修本是调侃,倒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应了。

        惊诧之余,又勾了勾唇,似是带上了几分愉悦。

        “自然。”

        楚流玥一手撑在容修身侧,靠的更近。

        容修揽住她的腰,虚托着。

        虽然如今还不显怀,但帝君行事从来谨慎。

        楚流玥却已经凑到了他身前,微微一侧首,便几乎贴到了他的脖颈处。

        她眨眨眼,看了容修一眼:

        “我真咬了?”

        容修瞧着她几乎半趴在自己怀中,星眸圆润灿烂,澄澈纯挚,还似带着几分似有若无的笑意,心下意动。

        原本的玩笑话,此时似也含了几分暧昧。

        他笑着看她。

        “任凭夫人处置。“

        看样子,竟真是不怕被咬伤一般。

        楚流玥听他这么说,只眉心轻动,随后便凑的更近。

        她的唇尚未落下,温热的气息便已经洒在脖颈。

        有细软的碎发垂落,莫名便有些痒。

        容修垂眸看她,便瞧见一颗脑袋正埋在自己颈间。

        然而等待片刻,预想中的疼痛感却是没有传来。

        她似是有些犹豫不决,就这样靠着他,几乎半趴在他怀中,偶尔动一动脑袋,却迟迟没咬。

        容修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柔软的唇瓣距离自己不过毫厘。

        只要再近一些,便——

        但她偏偏不动。

        渐渐地,脖颈间的热气便朝着周身弥散而去。

        房间内十分安静,他能清晰的听到她的呼吸与心跳。

        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玥儿莫不是后悔——“

        话没说完,便觉得一股细微的刺痛从脖子一侧传来。

        但伴随着这刺痛同时而来的,却是更难以忽视的灼热与温软。

        她咬着他的脖子,用小牙缓缓的磨着。

        他眸色微深,扶着她腰身的手也渐渐收紧。

        然而很快,这刺痛感就消失了。

        紧接着,容修便感觉到身前的脑袋移动了一下。

        他薄唇微挑,低笑道:

        “看来玥儿是当真不舍——“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嗓子深处传出一道暗哑的闷哼。

        他的声音原本就极低沉悦耳,此时,这一道似是带着隐忍与难耐的闷哼声响起,就更撩拨人心。

        整个房间内,也好似瞬间被某种莫名的暧昧充斥。

        却是楚流玥忽然松开了他脖子上的那块软肉,转而咬住了他的喉结。

        听到他这一声,楚流玥眨眨眼,又轻轻舔了一下。

        容修瞬间浑身紧绷。

        楚流玥这才从他怀中扬起脸,竟一脸坦诚的点头:

        “可不是呢,我家夫君,我自是舍不得伤的。”

        容修一把将她拎起来。

        楚流玥尚未反应过来,就觉天旋地转,她和容修已经调转了位置。

        他盯着她,神色十分危险,眸子暗沉如星夜,又似有旋涡,能轻易令人沉沦。

        他捏着她的下巴,便要讨回这笔账。

        楚流玥却是忽然叹了口气。

        她慢悠悠问道:

        “你说,宝宝叫什么名字好呢?”

        容修动作一僵,却到底没再继续。

        他深吸口气,凤眸微眯,旋即,薄唇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倒是使得一手好坏。”

        这点心思,全用到他身上来了。

        楚流玥觉得好像听到了磨牙声。

        她眨眨眼,神色无辜。

        “不是你提出来的嘛?怎么现在又说我使坏?倒打一耙,真是好没道理。“

        容修剑眉微挑。

        好一会儿,他才凑近了些,低声一字一句道:

        “十万年我都等了。怀胎十月,我等得起。”

        楚流玥心中微动,却见容修已经起身。

        他将掉落在旁边的那本书拿了起来,随意翻看了两眼,便转身朝着另一边的书架走去。

        楚流玥颇为好奇的看着,问道:

        “怎么不看了?我记得你才看到一半。”

        “左右不过是些闲书,无甚可看。”

        容修随手将那本书放回了书架,视线又落在书架之上,似是在搜寻着什么。

        这好像是在找别的书。

        楚流玥斜靠在小榻上,一手托腮:

        “你要找什么书?这里藏书不多,跟你的青元殿可是没得比。“

        青元殿在幻神殿之后,有结界笼罩,且为禁地,一般人无法轻易靠近。

        就连幻神宫中的众人,最多也都只能远远眺望一眼。

        但那里比起幻神殿,规模与气势其实更为惊人。

        因为是帝君之地,这青元殿也就十分隐秘,对众人而言,反而不如幻神殿出名,谈论的自然更少。

        不过楚流玥是去过的,自然知晓哪里的藏书何其之多。

        “我要找的书,青元殿也没有。“容修淡声道。

        楚流玥微愣:

        “哦?”

        容修终于转身,似笑非笑的看她,眸光却是氤氲着某种暧昧的危险。

        “那里放的都是世间最顶级的修炼法诀,却不会有《清心咒》这样的物件。“

        楚流玥脸微微一热。

        她咳嗽一声,心中却暗道,此人纯粹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怎么好像还怪起她来了?

        瞧瞧这阵仗,活像是她欠了他的一般。

        想到这,楚流玥顿时恶从胆边起。

        她站起身,来到了容修身前。

        “夫君——”

        她伸出手,环抱着他精瘦的腰身,仰脸看他,声音是难得的甜软绵长,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我好困啊...”

        容修额角一跳。

        她贴到他胸膛上,轻轻蹭了蹭,软软道:

        “你抱着我睡吧。”

        ------题外话------

        在翻车边缘疯狂试探(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