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在线阅读 - 870: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

870: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

        这也……

        太巧合了吧?

        谁能猜到风长斋口中的“能人”居然是另一位素人嘉宾?

        当然,也有网友觉得这是节目组特地安排的巧合,增加节目爆点。

        看到跟拍裴叶的摄影师还有一旁挂着《风景这边独好》栏目组工作牌的主持人,风长斋面上出现一瞬的愕然,最后化为唇角微扬的浅笑,他冲着裴叶笑道:“道友也参加这档节目?”

        裴叶嘴角微抽,点头应答。

        “你刚才在电话里说有事找我帮忙?什么事情?”

        风长斋来之前跟她通了电话,只是说找她帮忙,但没有详说是什么事情。二人约好在s市某大酒店包厢见面——这家酒店是包租婆张姐名下产业之一,裴叶帮了她大忙,她给裴叶一张贵宾卡,消费全部报销——有酒店工作人员挡着,也不怕中途跳出来凑热闹的网友。

        风长斋也没有卖关子,转头望向一直默默跟着自己的文士鬼。

        “准确来说,是这位找道友求助。”

        风长斋一行人过来的时候,裴叶就注意到文士鬼了。

        她开门见山地问:“你碰到什么麻烦了,连风小哥儿都搞不定?”

        风长斋怎么说也是玄门正统年轻一辈的翘楚,在讲究天赋的玄门里边儿,他的实力比很多苦修多年的老前辈都强,他欠缺的也只是阅历经验。他都搞不定的事情,十有七八不简单。

        文士鬼的鬼眸从一开始就落在裴叶身上,凝视了许久。

        他没有开口说自己的麻烦,而是感慨了句。

        “阁下身上杀伐煞气是吾平生所见最强了。”

        虽是煞气却一点儿不浑浊,反而带着凌厉正气,类似的气息他在几个军伍出身的旧部身上感觉过。但二者段位却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说旧部身上的杀伐煞气只是点点萤火,眼前这个青年身上的杀伐煞气便是浩瀚明月,凶煞却不狠厉。应是正经军伍出身,正义凛然之人。

        只是——

        文士鬼想破头也想不出裴叶上哪儿杀这么多敌人,才锤炼出如此杀伐煞气。

        裴叶笑着打哈哈,不接文士鬼的话茬。

        文士鬼也知道这不是正事儿,裴叶又一脸不愿意提及的姿态,他便没有过多试探——裴叶上哪儿锤炼来的杀伐煞气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人越是高深莫测,找到旧部的几率就越大。

        他将更详细的内容告知裴叶。裴叶听后手指点着桌面,众人下意识收敛气息,生怕呼吸声大了打搅她的思路。这一气氛也影响了屏幕外的网友,他们一边下意识放轻呼吸,一边盯着裴叶的嘴。半晌过后,裴叶问文士鬼:“你提到了两次‘让你不舒服的气息’,具体怎样的?”

        这事儿风长斋能帮忙。

        他从背包拿出一套崭新的卜卦道具。

        跟上一回一样,刚刚起卦,龟甲诡异裂开,缝隙冒出阵阵黑雾。

        眼瞧着黑雾即将弥漫四散开来,裴叶眉头一皱,一手掐诀将其收入符篆,再下了封印。

        风长斋情不自禁道:“道友这一手封禁术真漂亮。”

        他也能做到,但远不如裴叶这边轻松,自然得像是呼吸喝水。

        这一手也让风长斋对裴叶的实力有了进一步认知。

        文士鬼问裴叶:“这些雾气是什么?”

        裴叶压下精神领域突兀出现的些许刺痛,努力不露出嫌恶的神色。

        “不巧了,我前阵子刚碰见过,应该是‘魔气’。”接二连三碰见与“魔”相关的东西——怂恿张爱国杀母卖妻、诱惑厉鬼柳芙蕖加害杨先生一家,这会儿又牵涉到老鬼失踪——很显然,“魔”即使不是游戏副本的主线或者暗线,也占了相当大的份量,应该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文士鬼正要追问,裴叶开口将话题岔开。

        这会儿节目直播还在呢,有些内容不宜深入。

        文士鬼是来找失踪旧部老鬼的,又不是来追寻“魔”的。

        裴叶冲着风长斋伸手:“你这里还有卜卦的工具吗?”

        风长斋又从背包掏出了一副一模一样的。

        裴叶忍不住调侃:“这些还是流水线一个模子下来的?”

        风长斋道:“唉,谁让时代不同了呢?哪怕是玄门的生产力也要跟上时代技术革新步伐。以往传统小作坊销售模式、单人定制,已经不适合当下的玄门天师群体,生产力供不上需求。”

        天师用的法器道具也都流水线量产了。

        传家宝贝不轻易拿出手,而流水线制式道具用坏了也不会太心疼。

        裴叶:“……”

        屏幕后的网友根本感觉不到现场的紧张氛围,只觉得两个青年互动中带着一丝沙雕与冷——冷笑话的冷——继“鬼”的固有印象被打破之后,传说中神秘的天师群体也风评被害了。

        还有“魔气”什么的……这些梗在网文中都被写烂了好么。广大网友抑制不住想吐槽的洪荒之力,屏幕上都是各种沙雕发言,甚至有浸淫小说十数年的老书虫猜起了之后的走向。

        裴叶没有关心网络风向,而是将卜卦的道具逐一摆开。

        心神合一,起卦。

        玄门卜算有很多流派,其中一个流派便是在卜算的同时固守心神,通过“心眼”“看到”卦象或者卜卦目标。因为内容都是转瞬即逝的,天师心神有一点点不稳都会导致卜卦失败。

        即使成功了,多半也因为精神不够强大、不够专注,只能“看”到一点点模糊影子。

        在此期间,道具还不能受外力破坏。

        风长斋两次失败,皆是他还未彻底稳定心神道具就碎了,而景象仅有一瞬,他的精神强度根本无法捕捉。裴叶险些也失败——她的精神领域对“魔气”有着近乎反射性的抵触,那一点点的刺痛勾得她心神不稳——但她的理智压下了精神领域的条件反射,清晰“看”到了。

        那是一栋普通的老式居民楼,上下六层。

        裴叶看到的景象就在这栋出居民楼的地下室。

        此处魔气弥漫,一眼扫去,黑雾升腾间有无数双怨毒泣血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裴叶的方向。

        耳边也能听到凌乱的鬼哭狼嚎,有女人高亢凄厉的尖叫,有婴孩儿的尖声啼哭,有男人癫狂嘶哑的吼叫,似有千人万鬼在里边儿挣扎,争先恐后地想要逃脱黑雾的纠缠却陷得更深。

        裴叶紧闭的眸子霍地睁开。

        黑雾中的血眸如晨雾般散去,映入眼帘的是安静的包厢。

        低下头,桌上的道具已经碎成了一滩齑粉。

        看得风长斋嘴角一抽。

        不知道该感慨流水线产品质量不好,还是感慨裴叶太过暴力。

        “道友可有算到什么?”

        裴叶转头对等待消息的文士鬼道:“是个坏消息,你的旧部多半遭遇不测了。”

        文士鬼面色一僵。

        虽有心理准备,听到这消息仍流露出悲戚之色。

        那些都是跟着他当了千余年孤魂野鬼的旧部,生前最忠诚的部下,死后无话不谈的亲朋好友。莫名其妙遭遇不测,文士鬼能忍下这口气就怪了。但考虑到包厢内还有活人(特指两组主持人),硬生生忍下爆发的冲动。只是那双鬼眸仍在一瞬染上腥浊的红,比全黑还要渗人。

        饶是如此,泄露的阴寒鬼气也影响了主持人。

        几个活人被无形冷气冻得鸡皮疙瘩炸起。

        “吾要凶手血债血偿!”

        文士鬼刷得一声抽出腰间佩剑,一剑便将包厢桌子砍成了两截。

        裴叶给文士鬼浇了一盆冷水。

        “恕我直言,此事牵涉不小,仅凭你一鬼,别说血债血偿,小心将自己搭进去。”

        现在也不是着急报仇的时候,裴叶更在意刚才看到的景象。

        那栋居民楼看着老旧,但没有报废,还有活人住着。

        地下室却是近似万鬼坑的魔窟……

        难以想象,这些居民会如何……

        但裴叶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让就近的网友去查看,打草惊蛇还是其次,怕就怕居民出事儿,人人恐慌乱传谣言,舆论就压不住了。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这事儿都要私下去调查。

        她给主持人比了个手势。

        “拍摄先停一下,我出去打个视频电话。”

        打给谁?

        自然是打给神荼帝君啊。

        裴叶在这个游戏副本还未搭上阳间官方的门路,调查这事儿只能找阴间一把手了。

        视频通话响了两下就接通了。

        屏幕内出现的不是少女体型的神荼帝君,而是披着微湿黑发的御姐形态帝君,双颊飘着沐浴后的红润,神情比往日慵懒了不少。她问裴叶:“道友这个点找我有什么事情?”

        裴叶回忆那栋居民楼的地址。

        “……小区地下室聚集着浓郁魔气,几个失踪的老鬼也在那边,明显是被人抓了炼魂……活人跟这么浓郁的魔气接触,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想请帝君遣派人手去看看,别声张……”

        神荼帝君一改慵懒闲适的表情,立马进入了严肃的工作状态。

        “好——”

        而就在几分钟后,a市某小区爆发一起恶性人砍人事件。

        整栋居民楼的住户双目猩红,神情癫狂,口角流着腥浊涎水,见人就攻击……

        待警察过来,全楼上下无一活口。

        更诡异的是,这些人的尸体腐烂程度极其严重,恶臭随着夜风飘荡到附近小区,将大晚上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恶心吐了。这栋居民楼家具都积了厚重的灰,明显荒废已久。